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音乐相关 > 正文

“这么远,那么近”——另类爱情故事

日期:2008-04-02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左心房之天涯凝望 浏览: 字号:TT

  《这么远,那么近》这样的歌曲恐怕要半个世纪才出一首。。。


  当黎耀辉独自驾车穿过密云的天空和寂寞的公路,来到旧台灯指引的南美洲大瀑布时,何宝荣正把自己囚禁在他们痴缠过的小房间里偷偷饮泣,大雨如注般的瀑布在黎耀辉的发梢眉间欢快奔流,洗去所有怨憎会、爱别离,只留下一段春光乍泄的声色光影深锁在斑驳的胶片里成为上世纪的传奇。
  少数族类的恋情,总是过度单纯,极致凄美,魅力难以抗拒。
  而今天这个故事,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回到香港,从王家卫移到张国荣,梁朝伟换成黄耀明,长镜头变成米高峰,春光依然乍泄蔷薇依然怒放————说的是《Crossover》,张国荣和黄耀明的首度合作,2002年7月的最新唱片。
  Crossover,是一道音乐天桥,使迷幻电子通向主流情歌,让最佳另类艺人“明哥”和乐坛天王“哥哥”正面冲撞,在黑夜的海上迸发一刹那的光亮,谁说一刹那,并不代表永恒?
  对于两人的合作乐迷们是期待已久。黄耀明说:“我和哥哥都是属于同一类人……我们又好像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种人。”确实如此,这两个极度自恋的人,在音乐上各走各的路,却在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字路口,不约而同选择左转,这是纳西瑟斯的情结,还是佛洛伊德的巧合?
  《Crossover》由五首歌曲和一首MV组成,哥哥和明哥各自翻唱对方一首创作歌曲(《春光乍泄》和《如果你知我苦衷》),然后明哥为哥哥和唱《十号风球》,哥哥为明哥的《这么远那么近》配上独白,最后两人合唱一首《夜有所梦》,就在一唱一和中完成了这张具有历史意义的专辑。
  翻过封面上两人合二为一的暧昧连体照,打开乱红纷飞的歌词内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编曲栏里李端娴、蔡德才、梁基爵等几个熟悉的名字,人山人海为了《Crossover》已精英尽出,让乐迷对这张唱片更添信心。吉他竟是唱片内除了歌声外最重要的一种声音,仅仅五首歌曲,就请来四位吉他好手。其中最出彩的应该是蔡德才重新编曲的《春光乍泄》,香港资深吉他手Tommy Ho极富拉丁韵味的弹拨,如同探戈女郎唇边轻咬的一朵滴血红玫瑰,在幽蓝昏暗的舞池随着长裙翩翩旋转,挑起满场观众的意乱情迷,成就了一支放肆张扬的探戈舞;而在歌曲2分18秒哥哥用气声吐出的“一样”二字,漫布着颓废的性感,霎时让人回想起何宝荣在阿根廷的放浪与哀伤,正如黄耀明所说,只有当哥哥唱完《春光乍泄》,这首歌才算是真正完美了。
  专辑内另外一首重头歌曲就是哥哥作曲并配独白、黄伟文填词、黄耀明主唱的《这么远、那么近》,灵感来自几米的著名漫画《向左走、向右走》,当然,这两位出柜的歌者已经不需要有“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疑惑。继《光天化日》后再次听到黄耀明这么大气磅礴的音色,爱得光明磊落却又悲伤暗涌,李端娴出神入化地把南美洲的潮润温热融入英伦电子气息,加上哥哥飘忽不定的磁性感人独白,营造出一种爱之不得的迷离氛围,让所有迷路的灵魂为之迷恋不已,超脱不能。如果说《春光乍泄》是一朵哀怨缠绵的红玫瑰,那么《这么远、那么近》竟已不是凡花之数了。
  由黄耀明翻唱的《如果你知我苦衷》是哥哥写给周慧敏的经典歌曲,也是笔者的心头好,“翻唱歌王”黄耀明唱出了林夕笔下的那种无言的心痛。《十号风球》和《夜有所梦》是哥哥和黄耀明都很擅长的招牌式挑逗情歌,适合在所有爱欲扩张的夜晚聆听。
  这张专辑唯一的遗憾是歌曲只有五首,远远不能满足歌迷们的欲望,可能初夜从来就是这么美丽而短暂,但已足够铭记一辈子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专辑曲目:

  1.这么远那么近 (黄耀明 / 张国荣)
  2.十号风球 (张国荣)
  3.如果你知我苦衷 (黄耀明)
  4.春光乍泄 (张国荣)
  5.夜有所梦 (张国荣 / 黄耀明)

 

  附:


  《这么远,那么近》 歌词


  (独白)(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留下了一把伞,希望拿了它回家的人,是你。)


  作曲:张国荣

  作词:黄伟文

  监制:张国荣/黄耀明@人山人海

  主唱:黄耀明

  独白:张国荣


  (2000年0时0分,电视直播纽约时代广场的庆祝人潮,我有没有见过你?)


  愈夜,愈看愈美丽,

  但谁,会来电?

  当我,凝视我的脸,

  几亿人在爱恋。


  画面,在脑内乍现,

  波斯湾,最南面。

  灯塔中,谁人在约会我?

  不必真正遇见。


  #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如果你认识我的话,我今年会收到什么圣诞礼物?这间餐厅,这只水杯。你有没有用过?)


  命运,就放在桌上,

  地球仪,正旋动。

  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

  可不可按住你?


  Repeat #


  (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望住窗外,飞越过几十个小镇,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个人。我怀疑,我们人生里面,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喜欢的歌,差不多吧?
  (新唱片你买了没有?)
  对你会否,曾打错号码?
  (我怀疑那次,声音好沙的那个是你)
  我坐这里,你坐过吗?
  (我认得你的字迹)
  偶尔看着,同一片落霞
  (我由亚洲一直飘到,南美洲)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月台上碰面,月球上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道墙背面。

  或是有一天,当你在左转,

  我便行向右,都不会遇见。


  (我买了两本几米的漫画,另一本,将它送给你。)


  END.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