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音乐相关 > 正文

我眼中的张国荣 (一) 音乐

日期:2008-03-28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罗星魁 浏览: 字号:TT

  不是开始的开始.... 94年的一天,我看了一部让我感动的电影,也从此认识了一个叫leslie的人。


  2000年的今天,我发现自己依然在关注他,也依然和他连一面之缘也没有,将来恐怕也不会有。于是我想,"缘分"这个词的定义,大抵如此吧。 因此无聊中写下了这些字。


第一部分:音乐


  我不知道是由谁来决定给Leslie颁金针奖的,但我知道他时机的选择很聪明。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一直认为,复出后的张国荣才真正达到了其音乐生涯的apex。 这绝不是说我不喜欢leslie八十年代的音乐,而是说如果仅有1978-1989,leslie还只是《音像世界》所称"八十年代香港乐坛三巨子"之一,如同七十年代的许冠杰。甚至有人会认为他根本无法与许冠杰相比,因为他没有许开创粤语流行曲先河的资本。他的歌曲大部分是改编作品(如山口百惠的"风继续吹"),自己作曲的不多(尽管质量都很高)。然而有了1995-1999之后,张国荣得到了升华。他从此竖立起了永远属于自己的招牌,他象一个永不疲倦的追梦人,"为梦不死,宁可醉生",让人不禁想起二十三年前那首"I like dreaming"。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已经将谭咏麟永远抛在了身后。所以此时颁给他金针奖,我想不出除了"名至所归"之外还有什么词可以来形容。 《风继续吹》前的《情人箭》,《凝望》,《I like dreaming》等我只听过三四首歌,也就无从谈起。所以我对哥哥音乐的印象只能从华星时期开始。


 一.华星时期


  蓝色忧郁 这段时间的歌我基本上都有听过。实事求是的讲,是华星造就了哥哥。以"蓝色忧郁","Monica","少女心事"等为主的动感蓝色与哥哥那时的"烈火青春"般的朝气十分的和谐,也使他拥有了与谭泳麟不同的特色。说他是香港乐坛第一位能快能慢的歌手应该不会错。但在慢歌方面,我觉得逊于快歌。最大毛病就是风格单一,体现在作曲上就是满眼的黎小田。这位仁兄为哥哥写了很多歌,但出好作品的比例实在是不高,而且一听就知道是他写的。由两三个作曲家包办一个歌手的大部分作品本身就是不现实的,因为谁也无法连写几十首歌都是好歌,李宗盛,罗大佑亦如此(林夕是个例外,或者是作词相对容易些?)。另外,今日再听,你会发现leslie此时的声线尚略显单薄,整体感觉是还有一点点的稚嫩,所以我听这一时期的歌,更多的是为缅怀那一段岁月。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风继续吹"和"黑色午夜"让我有点惊讶。"风继续吹"的大气,"黑色午夜"的神秘,总让我觉得不象是这时期的作品,不信你听一下"一片痴"和"爱情离合器"这两首典型的"华星式",感觉是不同的。事实上,leslie一直都在进步,他的风格越来越成熟。当1986年"有谁共鸣"横空出世的时候,我个人觉得华星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二.新艺宝时期


  Summer Rommance 87 《Summer Rommance 87》是一个标志,唱片的封套充分体现了这一时期哥哥的特点:成熟,浪漫 说起来很有意思,当我听说这张唱片的时候我已经基本收集全了哥哥著名的老歌,只不过我买的绝大部分都是盗版的精选之类,身处大陆的朋友应该有体会,买leslie的歌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一直在想,《Summer Rommance 87》这么有名,里面的歌我一定都有,但是哪些呢?直到去年上网才解开这个迷团。非但这些歌我都已耳熟能详,我手头的中唱1988年引进的《浪漫》就是《Summer Rommance 87》,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这也算是"中国特色"吧。不过我还是为我的鉴赏能力感到骄傲,因为当初在北京买它时,虽然我并不知道它就是《Summer Rommance 87》,在听过之后我还是对我的朋友说,这盘磁带88年的时候一定很红,因为有那么多的好歌在里面。这也足以证明好的东西有时是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而改变的。 以强劲的旋律来演绎"浪漫"这两个字,本身就很另人耳目一新,这也是这一时期leslie的一个特点。87年到89年之间哥哥出版发行了很多唱片,可以说这时的哥哥的确达到了他的巅峰状态,风格较华星时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趋向于成熟,阳刚之气四溢。比如说同样是快节奏,"侧面"和"打开信箱"就完全不同。慢歌方面,哥哥低回感性的嗓音已全无早期的生涩。最能体现这一特点的,我认为是翻唱集《Salute》中的"但愿人长久",第一次听就被它深深的震撼住了。哥哥同时也自己创作了一些歌曲,质量之高超乎想象,如果硬要选出一首我最喜爱的,我选"由零开始"。另外,一些新面孔也出现在哥哥的唱片中:齐秦,李宗盛,周治平等。最后几张唱片中,我感觉leslie在音乐上做了一些新的尝试,比如说"未来之歌",这首歌很有意思,怎么说,有点象哥哥现在的作品。 总的来说,这一时期是哥哥的金色岁月,"成熟"可以概括其音乐的特点。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他的告别了。我最爱的老歌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个时候,毫不夸张的说,我甚至觉得这时的每一首歌都是优秀的,"好歌如云",可以这样说。如果说给我印象最最深的棗我只是说印象深棗大概有下面这些:《Virgin Snow》的封面照片,"Why?"中"狂敲击路和车"的高音,"但愿人长久"音色的醇厚,"侧面"的"酷","回忆,缠住了心事千遍"的沧桑,"禁片"的独白,最后一个,"风再起时"令人落泪的感觉.


 三,宠爱


  华贵的复出 帝王气派的淡黄色封套,富有男人味的封面照,还有令许多人吃惊的销量,加上很cool的名字:宠爱(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像不像古时皇帝选出自己最宠爱的妃子?)许多人恐怕也是因为这张唱片才知道原来张国荣还会唱歌的吧?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几乎是一夜之间,到处都可以找到leslie的精选集。 "追"和"今生今世"算是情歌的典范,我曾想,要是我唱歌好的话,追女孩子的时候有这两首歌,岂非是要"无往而不胜"了!"红颜白发"和"夜半歌声"是最令我感动的,时至今日也一样,它们都很短,所以每次听都会觉得:"就此终结,感觉意犹未断,是否一切太短?"有人说"当爱已成往事"唱得太平淡,如果他看过《霸王别姬》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林亿莲和李宗盛的版本易听性最强,但是我觉得给电影做主题曲最合适的应是哥哥的版本。假如你懂得开头部分那一段京剧念白的用意,你就会明白leslie为什么要这样唱。"深情相拥"算是我最不喜欢的一首,每次听《宠爱》都会绕过这首歌,原因很简单,太甜太腻了。"一辈子失去了你"在电影中听起来还可以,虽然在我看来,《夜半歌声》系列中最成功的并不是这首贯穿全片的"一辈子失去了你",而是宋丹平在快要结束时几乎是清唱的那首"夜半歌声"。说起《夜半歌声》,我还经历过一段小故事。大约是1996年的时候,一向只放军影的校方不知道怎么开了恩,居然放了《夜半歌声》,结果反响极其强烈。当晚就有无数人来向我打听哪里可以找到电影里的这些歌,我自然推荐了《宠爱》。结果就是在几天之内,整个白城市所有音像店的《宠爱》都被我们学校的人买光了。若不是亲身遇见,真的是有点匪夷所思,只不过如我预料的那样,很多人不过是叶公好龙,因为过后有好多人跟我说,《宠爱》太艺术了,听不懂。 《宠爱》收录的都是电影歌曲,大部分都不是新歌,在音乐的整体概念上自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你仍然能够听出来,如今的leslie已经不同于八十年代的"万人迷",从这个意义上讲,《宠爱》是一个过渡,一个标志。 不管有多少人说leslie是出尔反尔,只要考虑到一点,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也正是基于此,我给《宠爱》的分数才又高了许多。 因为《宠爱》标志着哥哥的复出,而leslie如果不复出,又怎么会有《红》的诞生?


 四、红


  我的最爱 在我的心目中,《红》是完美无缺的,在这件事上,我愿意绝对一些。 李敖说,我不满,不是因为你们不夸李敖,而是你们夸得还不够。我说,我不满,也不是因为《红》没有受到赞扬,而是赞得还不够。 这是一张怎样赞美都不过分的专辑,更无法说哪一首作品更出色,所以我只想就不少乐评人给《红》下的评语棗妖艳,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我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喜欢听流行音乐,听的歌也很广,算起来至少够一个普通爱好者的标准吧。所以我一直很奇怪:到底从哪里能听出《红》的"妖艳"来? 对持这种看法的人,我有两句话要说。第一,你是不是看了《红》的MTV和跨越97演唱会后才得出这一结论的?第二,如果不是,那我对你听觉的钦佩,用周星驰的话说,简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1997年的时候我还不知IE为何物,对哥哥的消息只能从一些类似《当代歌坛》的期刊上找到片言只语。艰苦的环境未必就不好,这一次就是证明。《红》的发行距跨越97演唱会很近,然而当我听到《红》里的歌时,我连跨越97演唱会已经举行了都不知道。至于那些"伟大"的乐评,我更无福看到,因为我买的是一盘盗版磁带,把《红》里的歌和几首老歌掺和在了一起,所以很惭愧,我是把它们全部当作老歌来听的,因为我连leslie出新专辑的消息也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说盗版者永远要比上海声像效率高的原因。 很遗憾,我没有听出"妖艳"来。相反,那低回而不失高亢的嗓音,欲迎还拒的情嗦,并不十分华丽但却丝丝入耳的编曲,都让我依稀仿佛走在夏夜的田畔,耳边吹来略带燥热的微风,远出是点点的几堆野火...... 所以那时我很迷惑,这是哥哥哪个时期的作品呢?木吉它秀丽的音色让我觉得它们很像是台湾歌手的作品,但掺杂在木吉它中的电子乐又不象完全的台式风格,尤其是"红","偷情","谈情说爱",那华丽的电子弦乐又让我觉得有很大的港味。 直到在《音像世界》上见到了《红》的介绍,我才知道,这原来就是复归后全新的leslie。 用"惊喜"远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木吉它小品"意犹未尽"和"还有谁",jazz味的"th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和"怨男",摇滚的"谈情说爱",柔情主义的"有心人",寂廖凄清的"不想拥抱我的人",震撼人心的颤音构筑的"你我之间",在c.Y.cong完美的电子乐中不断演绎的"偷心算不上偷情",哀怨缠绵的"怪你过份美丽",贯穿全碟的迷幻舞曲"红".. 凄美,风情十足。这是我为《红》想到的又一对形容词。 今时今日,无人的夜里,我仍喜欢关了灯在漆黑的房间里聆听《红》,从Prologue到"红",为的就是只有它才能带给我的那份感动。


 五、跨越97


  独舞天地间 没看到之前就听媒体在说这次演唱会怎么怎么有争议,铺天盖地的又是那个词:妖艳。 我好奇心挺强,所以又盼着快点弄到演唱会的vcd,好看看他们说的"妖艳"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个炎热的下午,滴着汗看完了两张光盘,刚开始是热出来的汗,后来则是因为愤怒。 媒体对哥哥的态度不太友好,这只是公开的秘密。见多了也已经习惯了,因为嘴是别人的,大多数时候就像处理垃圾邮件一样,心想随他们去吧。但有的时候真的叫人孰不可忍,我就曾见到一篇奇文,硬说《这些年来》"继续保持了《红》的浓情妖艳"。看了后我就对作者肃然起敬,因为写文章不经过大脑是多么的不易啊!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跨越97上那双红得叫人心跳的高跟鞋,这些ignoramus们该会多么的失望! 我那时才明白,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双红色高跟鞋! 因为这双高跟鞋,他们就可以无视《红》的风情万种,无视leslie近乎完美的舞台表演,无视《这些年来》的成熟沧桑,无视《陪你倒数》的白金销量,坐在那里睁眼说梦话!当听到有人说"左右手"原来是描绘"同志"生活的时候,我不禁为自己的想象力感到担忧,同时也想起了鲁讯先生笔下看到"白臂膊"和"柱状物"就会产生"联想"的东西们! 我有一位朋友,听歌的历史比我久,但后期就只对摇滚乐感兴趣,上学的时候整日和他的一班人在宿舍里"眼熏火燎"之后高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之类。然而就是他,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看了大概有半小时左右的我的"跨越97演唱会"vcd后,很认真的对我说:我没有想到,张国荣的舞台演出是这样的好,他在台上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像是拍MTV 般完美,简直是绝了! 那一刻,我明白了伯牙何以能摔琴以谢子期。 毋须多说,跨越97是空前的,我也是从那时才知道,原来演唱会可以达到这种境界。谁能忘得了那阙唯美的"想你+偷情"棗好多人在看这一段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这是演唱会吗? 所以郑秀文才会对leslie在领取"金针奖"时的表演钦佩不已,用她的话说,"一出来就能镇住全场,star就是star!" 遗憾的是,有些人就是看不见,又抑或他们根本就是在骗自己....


 六、这些年来+春天


  借着"红潮"席卷香江的22场跨越97演唱会之后,leslie又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完成了六十多场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就像他在第十七届香港金像奖前夕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那样"在音乐上,我已经做到了香港歌手能够做到的一切。" 于是我们在情人节那天见到了黑色基调充满浓厚怀旧色彩的《这些年来》。 这时哥哥的心态呈现了更多的宁静和对世事的顿捂,选择在2月14日出版,更添了几分沧桑和落漠。"投入过,怀念过,忘掉过,这角色要几多有几多,任何样子都可,似雪片掠过星河",这几句就如同leslie的独白,让人唏嘘不已。"最冷一天"则令人几欲掉泪:"微愿在剩余光线面前,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整首歌仿佛让我看见一对真挚不俞的恋人,在世界末日来临之际却紧紧的相拥在世界最后一个角落。曾有朋友说听见这首歌就不禁想起《春光乍泄》,so do I。 虽然只是一张EP,《这些年来》在音乐理念的完整和单曲的质量上决不逊色于《红》,四首歌曲风格各异,但合在一起却很好的诠释了封面的黑。而因为对接下来的《春天》的失望,也让我今日再听它的时候更多了一些感慨。 《春天》未发行前我在滚石的《新好男人3》中听到了"被爱",一听倾情。这样说似乎很奇怪,因为作为已有的粤语歌的国语版,本不应给人更多的惊喜。 首先是惊讶它的歌词,一般地说从歌词就能看出是国语歌还是粤语歌,但这首歌不同,国语词却有粤语味。然后当我听到"被夜色追着走,被孤独烧成火"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在翻来覆去的只为听这两句了。 所以我对《春天》是充满了期望的,尽管后来发现,让我感动的也只有"被爱"而已。 公正一点讲,《春天》的制作人是很想把它做成一张很概念很艺术的唱片的。事实上,从封面的设计,编曲的处理,歌曲的填词,确实让人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春"的气息,这一点上是成功的。 但仅此而已。 曾见到一篇文章把《春天》列在1998年十张最差专辑里面,文章里的话我现在还记得:"听着一个四十多岁还细皮嫩肉的人唱着这些软绵绵的情歌,叫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管作者说这话是什么目的,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我在听的时候确实是直起鸡皮疙瘩。 没听之前心里就已经有些不舒服,满眼的刘志宏,刘思铭,我最忌讳的就是在一张唱片里只见到一两个作曲者的名字,所以心也就悬了起来。 听着听着我突然很恐慌,我发现第一次我竟然找不到熟悉的leslie,更像是在听另外一个人唱。等到"Every Body"和" Love like magic"过后,我觉得时光仿佛倒流,我已到了哥哥的华星时期。 我明白制作人花的心血,只是目的并没有达到。有人说,风流和下流其实只差一点点;在我看来,一张唱片的好与坏,有时也只差一点点。 我宁愿相信这些歌是给错了人,如果把它们叫给一位像二十多年前leslie那样的歌手去唱,或许会大红特红,因为不可否认,《春天》中不乏好曲子,否则《这些年来》也不回那样好。 从那天起我有了一个印象,滚石并不了解leslie。他们总是想在leslie身上实现他们期望的音乐理想,《春天》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而这也标志着leslie和滚石缘分的尽头。 这并不让人惊奇,leslie的个性决定了他和王家卫迟早会分手,当滚石试图给leslie戴上更多的枷锁时,滚石则成了第二个王家卫。


 八,陪你倒数


  A new start 本想大发一番感想,但是想到有"情人看箭"的碟评在先,我也没什么要说的。 对"情人看箭"的印象是在看了他写的对《陪你倒数》的评论,很中肯。 世界的本原是物质,哲学课上学的理论我现在才真正懂得了它的含义。翻译一下就是:世界不相信浪漫,更不相信艺术。所以才会有齐秦《丝路》的笑话,听齐秦的人会知道,"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其实是《丝路》中最不和谐的一首,像是硬加进去的。但正是这首破坏了专辑整体性的歌使《丝路》97年时红极一时。 因此我能理解leslie在《陪你倒数》中作出的一点点妥协。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张极其优秀的专辑。只是整体性较《红》和《这些年来》差。 考虑到遗憾永远都会有,所以我知足了。 结束第一部分之前,我想提一下"永远记得","当真就好","谈恋爱"这三首歌,它们都没有收录在以上说的唱片中, 但却都是我的最爱。除了曲子的优美,歌词亦是钟爱它们的主要原因。"永远记得"的"明日岁月里,留住今天的根据,就像细水,逐年来凝聚;时代跌荡里,谁又永远记得谁,但愿记忆像霓虹,是不朽的证据"带给我的隽永的感动,"当真就好"中"我们都太骄傲,太在乎谁重要,比较那付出,却只有加添了煎熬"对爱情细腻入微的描绘,"谈恋爱"的"我们要天天思念,但不要天天相见"所表达的崭新的恋爱观,都让我为它们鸣不平。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