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音乐相关 > 正文

我是甚么?我就是我!——浅谈国、粤两版《我》

日期:2014-09-13 来源:豆瓣 作者:草木之欢 浏览: 字号:TT

       记得看过一则旧闻,大概是张先生还以一种物质的形式更真切存在着的时候,林夕接受访问谈到新作《我》的时候,提到自己作了国、粤两版,Leslie更中意国语版,而他自己是两版都中意。不出其言,这位被他叫做Leslie的张先生在其在生的时候在各大场合甚至包括香港本地的演出都唱的是国语版的《我》,张先生过身后被怀念或是致敬时这首作为张先生“人歌合一”的代表作的国语版的《我》也是屡屡响起;而与大热的国语版《我》相比, “同父同母”的粤语版就真是冷落不少,不但他自己只正式唱过一次收录于专辑《大热》中,就连在网上一搜“张国荣《我》”,十首里只有一首是粤语版的。不过,今日再将两版《我》翻来覆去的仔细比对聆听,便不难理解林夕先前那句话里所带的半分委屈,人家呕心泣血地为你创造出的两个“手心手背都是肉”的baby,张生你怎么能这么明显地厚此薄彼呢?

   先将两版歌词摘录于下:

  (粤语版)
  I am what I am
  我是我 多么特别的我
  多庆幸 大地有不只一种足印
  神造世人 种种色色都有他公允
  我很庆幸 站在我屋顶快乐做人
  拿著我心 告诉世界何谓勇敢
  我是甚么 在十个当中只得一个
  葡萄园里 响起水仙子的赞歌
  我是甚么 是万世沙砾当中一颗
  石头大这么多 我也会喜欢这个我
  我很庆幸 万物众生中磊落做人
  怀著诚恳 告诉世界何谓勇敢
  石头大这么多 感激天生这个我
 

  (国语版)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甚么是光明和磊落
 

   可以明显看出,两版歌词有明显的承继性和对照性,前者是“万世沙砾当中一颗”, 但也是“十个当中只得一个”,在万物众生中看似渺小但却明白自己的独特,从而对世界充满诚恳的感激,是立于凡尘的谦卑和温和;后者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是“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的蔷薇”,从而对自己拥有坚实的自信,是举世独立的清高和傲然。二者一于地一在天,一个是对于“我是甚么”的自我叩问并最终得到自我肯定的过程,一个是发出“我就是我”的骄傲宣言和对自己光明磊落的态度的抒发,一个是“站在屋顶”的平实坦然,一个是“在琉璃屋中”的华贵超然;同样是自信,前者的谦和里透着“石头”的坚硬和顽固,后者的骄傲里显出“泡沫”的脆弱和美丽,有人将其分别形容为金庸武侠世界的“扫地圣僧”和“独孤求败”,前者有勘破世事的平和淡然,后者有追求不止的寂寞失落,前者更接近于“人性”,后者更接近于“神性”,前者大概才更适合世间众人的追求和坚守,后者到底还是少数敢于坚持独特的自己的顶尖人物才会有的慨叹和抒发。

   配合不同的歌词,作为这首歌的演唱者的张先生对于两版的处理也有明显不同,国语版是层层递进的大开大合的呼告式唱法,再三出现的长音和强音不断升华着歌者的骄傲与自尊,并在略带哭腔的尾音中最终暗示了歌者的寂寥,带给人一种如坠落云上强烈的落差感,形成蕴藉的悲剧气氛;与之相比,粤语版则更加收敛和沉稳,吐字更加轻柔和平实,编曲部分弦乐的加入也更增添了几分厚重,末尾一句“石头大这么多,感激天生这个我”的改动最终干脆直接点明了主题,处理得也更加诚挚,使得感情进一步地明朗化,从而给人抚慰和激励的听觉体验。然后由此想到,这二者相比,国语版的抒发的确更适合现场演唱,更适合歌者在舞台上对观众、对世界作最直接的现场呼告,也只有在台下万千观众的注视和欢呼下才更能表现出歌曲里隐含的孤独的意味;而粤语版的叙述是带着一点劝告意味的,更适合于歌者与听者的单向交流,以歌者的诚挚引领听者一起进行一个自我叩问和自我肯定的过程。

   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在张先生自己,对于粤语版的演唱依旧落了不少心思和意念,至于两种版本的演唱次数又或者大热程度,到底是与歌曲本身无碍的,无论是张生还是林生,他们所想要表达的已经被完整地表达了出来,至于听者能否体味或者如何体味,便是听者自身方面的缘法而定的了。而每次能够与这样充满心思和诚意作品的相遇相知,在我都是人生难得的福赐和幸运,这也并不关乎其他,只在于这样的作品所带给我的感动和启示。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