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红色恋人》——自述与影评

日期:2008-04-01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金天 浏览: 字号:TT

  这并不是一部让我沉迷的LESLIE的戏,但这是一部用心来演的电影。我转帖的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张国荣的自述,第二部分是影评。两部分都是转自“荣门客栈”
  

  PART 1  张国荣:值得记忆的日子
  

  我在香港的时候,感觉没有什么资料可以寻找,难度也比较大。这次到上海来,是靠叶大鹰导演和投影师告诉我一些感觉,不过,很快就能进入状况。我也没有特意要怎么做。他们告诉我是在90年代拍摄这个故事。而且在戏里,这个人物和女主角有很多感情戏。因此,爱情也是这个片子的重点。这不是一部政治片,而是一部剧情片。这样一来,我就比较轻松,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主要是抓状态。在这部戏里,我饰演一个从外国回来的地下党员,所以,在片 子中有大段的英语对白。如果光是为了针对海外市场而讲英语就显得做作了,但在这部戏里,是因为真的要和外国人沟通才用上外语,那我觉得很恰当。至于说香港人对于共产党员的理解,我很难说清楚。导演怎么要求,我就怎么演,演完之后,他们觉得很象,叶导说,你拍完之后内地演员会比较难处理类似的角色,尤其是这种演绎的方式。我想叶导让我来演,也就是希望通过我来说明共产党员也中有血有肉的。
  

  我觉得对于现代人来说,靳是一个特别容易理解的人物。特别是他对于两种感情的处理。这种感情是今天的人们所能接受的。可能在二三十年代,你会对靳的感情不理解。可是放在今天的年代,已经是非常能让人接受的,而且具有一种震撼力。靳有脑子里有一块弹片,经常犯病。叶导说这些在老革命者中确有其事。靳犯病的时候,就会产生幻沉,想起他的太太。而秋秋这个人物是个悲剧的,也可以说是个积极的人物。她义无反顾的爱着靳,所以是伟大的爱情。我觉得,美国好莱坞通过特技来处理感情,缺乏真实性。而我之所以接受这部戏,是因为它在描绘情感上很出色,会让人感动。当然在拍的时候,很苦,可是拍完之后,叶导说“OK”再回放的时候,就感觉它是很感人的。
  

  至于靳是一个英雄人物,如何在精神和外表上统一?
  

  我觉得形象并不重要。在中国领袖人物中,就更有例证,你说仅仅以外形高大来评价的话,邓小平符合标准吗?他也是个子不高 但却是一个非常威武的人。他和比他高一截的外国人谈话的时候,那种从容的感觉就让人震服,让你感觉到他是一个领袖。所以我觉得英雄不在外表,在精神上,在状态上。
  

  叶大鹰是一个很特别的导演,他是一个理想化的导演。我觉得他很不简单,是非常有希望的导演。他来香港的时候,我还没答应拍这部戏。看过〈红樱桃〉之后,我觉得他拍的非常好,很震撼人。我希望和他的合作擦出另一种火花。我这一次和大鹰合作,感觉非常开心,因为和他很合得来。我也是一个很聪明的演员,没有谁会在拍完戏后埋怨我,都有再合作的机会。
  

  PART 2:《红色恋人》踩响红色雷区


  男主人公靳是否为了爱情,放弃党性和组织立场?
  

  本是地下党高级领导人的男主人公靳,因为爱人秋秋被捕,挺身而出,以自己向国民党换回秋秋的性命,未几即被敌人枪决。批评意见认为,靳既是领导人,怎么能够为了自己的情人而自投罗网,他难道不顾惜因为自己被 捕而使党的组织遭受损失?靳这样做是违背党性原则! 反对的意见认为,靳和秋秋之间的关系,绝不只是爱人关系,他们之间是爱人,更是同生共死的战友。靳营救的是战友,而这恰恰是一个领导人的责任,也是组织原则所使。革命战争时期,红色领袖为营救或掩护战友,自己牺牲的事例很多。靳对秋秋的感情,不能说只是为了一己的私情。
  

  影片爱情描写多了,革命和信仰表现少了,这是无可非议?
  

  影片侧重写什么本是艺术家自己的事。《红色恋人》并不承担教科书展示的革命历史。
  有人批评靳的“一命换一命”有很重的个人情感色彩,反对意见是:靳如果没有个人情感色彩就不是《红色恋人》里的靳。和许云峰、江姐、李侠不同,靳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 靳的性格复杂有三点可供参考。一是靳是一个知识分子型的革命家,具有激情、冲动、富于理想主义和浪漫气质等特征。二是靳的内心深处有对一个女人,即他原来的妻子安霞的负疚。她是为掩护他而牺牲的,她同样是他的战友和同志。靳很难接受第二个女人也这样为他而死。第三是靳在长征路上负伤后,一枚弹片残存在他脑颅内,造成了他间歇性的精神紊乱,总会做出一些非常痛苦,又非常冲动的事情来。
  要理解靳的个人情感色彩,不能不参考以上三个因素。而靳的情感色彩,肯定是对情人的爱和对信仰的忠诚,二者混而为一的。

  
  那么,靳无疑是一个有缺陷的革命家,影片为什么要歌颂他?
  

  有缺陷的革命家终究是革命家。值不值得歌颂不是看他有没有缺陷,而是看他是否献身信仰。这是一个革命家的本质。其它,不论他生理还是心理缺陷,不论他一个决定错误还是正确,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影片中反复出现一段关于“鹰”的散文诗,它使人想起:“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鹰永远是鹰!”靳的缺陷不是出卖组织、 放弃党性。人们唯一可以争议的只是他牺牲自己营救秋秋这一策略的选择,而不是主义的选择。主义的选择以靳的英勇就义足以证明,以十多年后祖国解放,佩恩在游行队列前出现靳和秋秋正扭秧歌欢庆解放的幻觉,说明靳献身的动机正是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靳和秋秋追求的理想和为之献身的信仰终于实现了。
  

  为什么一定要写革命者重爱情、而且爱得翻天覆地呢,不可以多写他们的斗争么?
  

  革命者重爱情是很平常的。《刑场上的婚礼》中的陈铁军、周文雍是一个例子,江姐和彭松涛也是一个例子。江姐和彭松涛之间还是“婚外情”。毛泽东在爱情生活上也是很浪漫的,在去领导秋收起义的路上,还写下过“汽笛一声肠已断”那样动情的诗句。而这些,恰恰在过去的电影作品中是很少表现的。革命者是最追求自由的,在爱情这一灵与肉统一的领域,他们没有禁区。这和表现他们的斗争精神、斗争过程也是统一的,今天突出这一点, 只不过是使人物个性化更强一些,故事戏剧性更突出一些,艺术色彩更丰富一些。
  

  应该给《红色恋人》怎样恰当的评价?

  
  《红色恋人》是一部有突破且不无深刻的优秀作品。主要表现在: 以往革命先烈的悲剧都是从人物以外的环境去制造的,譬如国民党的屠杀等等。而《红色恋人》写革命先烈的悲剧则是从革命者自身去塑造的,即从革命者自身内在的性格冲突中去刻划悲剧的原因,塑造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革命者形象。 以往写革命历史都是从自己人的角度去表现,中间没有距离。而《红色恋人》则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去表现那段故事,于是就提供了一种距离。它不仅增加了这段故事的信息量,而且使影片的表述方式有了一种现代感。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