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野芒:《风月》下与张国荣做邻居

日期:2014-09-11 来源:《上海电视》(1994.9) 作者:野芒 浏览: 字号:TT

野芒,演员,《风月》中饰演郁忠良的姐夫

  八月初的安徽黔县,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树的枝叶一动也不动,就在人们被炎热收拾得服服贴贴之际,陈凯歌率风月剧组来到了这里--该剧的第一个外景点。百多号人,几十辆车,打破了以往的宁静。

  虽说该县以前也曾接待过不少摄制组,但因听说是陈凯歌的班子张国荣的主演,就格外地喧嚣起来。我们就寝的“碧云山庄”里里外外站满了人,楼道里充满了刺鼻的汗味,人们都想睹一睹大明星的风采。

  一天过去了,张国荣没有出现,而等待的人们也由围观改成了“游击战”。不时有三五年轻人在楼道里交头接耳,赶都赶不走。连招待所的所长都说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

  受凯歌之邀,我在《风月》中任一个角色。我曾问其中的一个人:“这么热的天,你们在这堵着干嘛?”那人说:“我是张国荣的歌迷,我们赶了十几里路到这里来,就只想见他一面。”

  傍晚时分,张国荣来到了招待所,这事那些等他的人已被劝走。他正好住在我隔壁,听到我屋里放着音乐,便问我饭厅在哪。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生活中的张国荣,只见他一身随意的装束,一张生动的脸略带长途的倦怠,可他的目光仍是那么有神,看得出来,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之人,偶尔还会有些孩子气的感觉。就在他到达的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室里和台湾演员孙建华聊天,忽然窗外传来张国荣演唱会的歌音,我还以为这是电视台为配合张国荣的到来,在播放他的节目呢,可当我出外泡水时,发现张国荣站在拐角的黑影里,神情显得有些不安。

  我奇怪他怎么躲在这儿,他却把我拉到窗前说:“你打开窗看看。”我拉开窗帘一看,嚯!楼下空地上黑鸦鸦一片攒动的人群。有个人抱着个四喇叭录音机放张国荣的演唱带。观众的热情真让张国荣很感动也很无奈。因为他是个十分认真严肃的演员,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研读剧本。没法子,最后剧组只得请保卫人员出面,才软硬兼施劝走了这些热情的歌迷。

  说到张国荣对艺术的严谨态度,有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剧中扮演一个早年出身低微而后又依赖“拆白党”发达的青年。戏里有两句上海话,他说不好,就请我替他正音。虽说只有七八个字,但他不停地念,反复地练,细致到连语气语调停顿都问得仔仔细细。实拍那天,他显得有些紧张,我就坐在一边给他鼓劲。他的两句上海话“三天之内,人到上海”连续拍了三遍,导演才说:“过了!”剧组人员想起他为两句上海话付出的辛苦劳动,不由鼓起掌来。最后这句“三天之内,人到上海”的上海话几乎人人会说了,连陈凯歌也戏言道:“这以后可以成为我们组的接头暗号了。”

  有一次拍一个表现角色惶恐不安的长镜头。现场刚下过雨,路很滑,张国荣对摄影师说:“如果我在奔跑中滑倒了,你不要停,跟着我,我会很好处理的。”实拍时他真的在奔跑中踉跄了一下,但没倒下,然后他在一堵巨大的墙前猛然停下一抬头,惊恐万状地盯住墙上自己的影子。事后,陈凯歌几次提及张国荣这场戏的表演,说:“他这双眼看得人真有点毛骨悚然。”

  生活中的张国荣十分随和,爱交朋友,爱开玩笑,有时甚至很孩子气。休息时间,我们常一起打扑克,剧组有几个很可爱的小演员,他对他们真像大哥哥一样,要是赢了他会高兴得大叫;输了,他会扮出鬼脸装做要吃掉对方的样子。哪个孩子身体不舒服了,他会拿出药来,拿出自己带来的罐头送给他们。总之,短短的一个月,张国荣给我的印象既是一个有艺术造诣的明星,又是一个善良随和的普通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