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侬本多情:两个人的战争

日期:2014-08-02 来源:水木清华TV月刊第一期 作者:Souvent 浏览: 字号:TT

  《侬本多情》在手头也放了很久了,到昨晚才第一次看得。六碟装压缩的,不知道是否全本。今天夜半忍不住第二次看。 

  早就知道它是从张爱玲《第一炉香》的故事演化而来的,偏偏葛薇龙的故事是张所有小说中我最不敢看、不愿看的一部,前前后后只看过两次。薇龙起初只是个想安心读书的单纯女孩子,明知不清白的姑母有心“栽培她”,而坚持清者自清,一意欺瞒父母住到姑母家来。最终在那个高级风月场的熏陶下迷失了自我,在两个风月高手——年近半百仍风骚无俩的姑母和花花公子乔琪乔的夹攻下把后半生卖给了他们,做了为他们敛钱的高级交际花。结尾处甚是悲凉,薇龙和乔琪乔看似一对相洽的少年夫妻,实际上双方都知道他们关系到薇龙不能挣钱的时候就会结束了。这样一个故事,那样波澜不惊地描述一个人清醒地堕落,看着太让人寒心了,所以能不看就不看,当世上没有这样的事。    

  1984的这一出《侬本多情》里薇龙名作“莫笑侬”。好一个莫笑侬,你我都 活在尘世或大或小的谎言里,在窒息的临界挣扎着想都一口空气而斗得失去本心,谁又能笑话谁?剧本在笑侬嫁给James 后做了很大发挥,大约占40%的篇幅。故事一直到1941年12月12日九龙沦陷作结。但这样情节上大的变动,在我看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改动,最震撼我的还是Leslie的角色——“花花大少”James性格定 位的改动。   

  他第一次遇到她,她是一个寻上门来的穷亲戚,衣着寒酸,举止塞缩;他白西服,黑领结,优雅而浮华,用小车载着她姑母,与这个半老徐娘神色暧昧(也确有私情)。她姑母不收留她,他看她还想坚持,就拉她出来,说“我送你”,他看似不经意地徐徐道来:“我拉你出来是为你好……你不会不知道你姑姑是做什么的吧?”然而转瞬又潇洒而残忍的让她下车,说:“我的车只载美女。”车 走了,漫天洒下钞票:“你修饰一下,也许还有希望。” 

     他是好心?嘲讽?还是引诱?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是一个发誓不结婚的人,笑侬在气级时恶毒地诅咒:如果我们真的结婚,就让我们两夫妇拖鉑乞食,绝子绝孙!他看来已经对她失去兴趣了,任她气极而去。姑母来劝他留住笑侬这棵摇钱树,他不以为意,可当姑母“协议”他和笑侬结婚就可以做他经济上的靠山时,他面色顿改,眼珠微动,立即斩钉截铁地说:“如果笑侬真的想留下来,也是我突然发傻,想绝子绝孙,与你无关。” 

  姑母冷笑着说:“这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无分别。”   

  是的,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缠裹在出卖与谎言之中,有没有真心都量不出来了。他、姑母和笑侬也都是个中高手,姑母暗中操纵了这场婚姻的诞生、他似乎捞到好处却又做得滴水不漏,笑侬呢?也不弱。提了一只空皮箱走人——她喜欢赌,也有信心赢,她知道他会要她。表面看,她梦寐以求的金龟婿就此到手,他经济靠山就这样拉上了,姑母也暂时留住了这棵大有潜力的摇钱树:看似一个三赢的利益环,互相噬咬,却谁也没有抓住谁——无论是金钱还是感情。    

  如此冷酷的一场人生大戏,戏中人个个都那么卖力。可你看去:他在林荫道上停车奔向她,紧紧相拥,他说:“跟着我你要做疯婆,绝子绝孙,也愿意?”她说 :“只要你对我真心。”(好土的对白)他优雅而细致的眼神荡漾在钢琴幽幽的主 题曲里面,真的没有一点真心么? 

  终于不再信任对方一丁一点,他纵情声色,她顶着詹家少奶的身份抛出脸面做了高级交际花。他没分到家产,是个空架子,她愿意养着他,钱这时是次要的,她要报复,她对着一帮子男人笑,笑给他看。她更要报复的是姑母,她手段高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个回合姑母就做了泉下鬼。笑侬本来也没想姑母死的,但她仍然开心,说那是天助,James不信,“你这样的女人甚么做不出来?!”话到这里,再没有一点回环的余地。婚姻如纸碎得不成样子。   

  香港沦陷在即,James要走了,笑侬在为他准备的告别party上仍风情万种,催着他走。他沉吟着说:我在想,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稍微蠢一点,我们会不会到如斯地步? 

  他们就是这样,加上姑母,三个大聪明人的一场残酷游戏,姑母稍微良心未泯 就败下阵来,James在说他坚持要走的理由时也说:再不走,迟早像姑母一样被她害死——这话毒了一点,笑侬也许不是十分的故意,却是她和他性格使然的必定结 果。他也许比她多放一点真心(她也有,可未必肯放),也许少一点狠辣,总之他已不是她的对手…… 

  笑侬看来很惬意,“从此以后谁都不用算谁了”。起身送客。他却要她应承最后一件事。钱么?不是,他不知第几次在重复那句话:我和你的婚姻绝对不关你姑母的事。她浅笑着应:我信。满脸写着不屑。    

  留与不留的悖论和迷阵,多么像他们的初遇?       

  她看起来全赢了。静静地坐在桌边,一席黑衣,高贵而典丽,没有一点表情。 

  琥珀色的酒在杯中,杯在手中。James奇迹般从门口的光亮处走来,同时她一饮而尽。开战了,他不放心她,可嘴里却偏偏说着不是为她。他们太像了,心机、好胜……最像的地方莫过于口是心非。柳原为流苏回来了,成就了一段《倾城之恋 》。James也为笑侬回来了,但她已经饮了毒酒,一切不可挽回。他索性放开留声机,扯断窗帘,打开窗子。“飞机看到光,会扔炸弹的。不要……不要……”笑侬被放在床上,已不能动,只是流着泪阻止他。James笑了:“你这个女人死到 临头,还口是心非。”留声机里是那曲《侬本多情》,他拥着她,静静地,安详地在钢琴曲里一同入梦。窗外,炮火连天。    

  其实他们已走到那样的不信任,笑侬不服毒就可以 happy ending 了么?不会的。他们都太聪明了,两个太聪明的人好少的机会可以 happy together。最终 还是没有实话,没关系,只需静静相拥,让会骗人的言语都沉默吧。 

 全剧看过去,这样的笑侬比薇龙更独立也更毒辣,James 的恶面目却斑驳不清,有些真真假假,善恶莫辨,倒是近乎范柳原了——这样角色设定比之小说中一上一下地调了一调,让两人势均力敌起来,所以比之原著中薇龙一再被耍弄,最终清醒地陷落火药味要浓得多。 

   剧情矛盾线索清晰;人物分类分群;复仇的女主角终于失去自我而迷失,翻然悔悟而为时已晚——这些今天看来老套的东西还是挺符合那个时代经典港剧的调子的。    

  1984,商天娥22岁,第一次担任女一号,演技略显嫩了一点。但还是担当起了一个个性复杂、难度较高的角色,美艳中见强势。    

  吴君如演的一个小角色还一点特色都没有,险些认不出来。    

  张国荣在剧中28岁,风华正茂,同是西关大少式的属于那个时代的翩翩公子, 还没有88年《胭脂扣》那么强烈的末世气息和贵族气质,倒是因为原故事的设定而沾染了几分洋气,而且风度宜人,虽还缺乏中后期的气度,身子也显得单薄,但凭着本色魅力已颠倒众生。这时的他已经不完全是谁都可以替换的花瓶角色了,内在的韧力已多多少少有所呈现。毕竟,他已在圈中打滚了八年,歌艺正在转折的临界 ,纵不染风霜也不再青涩。      

  最振动我心的莫过于新婚夜两人由言语不合到互诉衷肠的一幕。他向妻子承认曾到外国养病不是肺病。确实是脑子的问题,不过不是传说中的精神病,而是悒郁症。这即使不是第一个,也是他较早的一个精神略有病态的角色。他凝重地剖白:“如 果不是我,我妈不会嫁给我爸, 也不会那么早死…… 

  我发誓我要让所有人对我另眼相看,不让他们喜欢我,也要恨我,讨厌我”。这是怎样的痛苦和扭曲?我隐约看到了遥遥几年,十几年后他那些著名的“我执”的角色:旭仔、程蝶衣、西毒、枪王……    

  她也被镇住了,不得不重新思索,终于她走向他,主动地扶住他的肩。他说: 

  “你要是出去,就不要回来;但留下来,就一生一世不要离开我。”原来他这样的人也会用“一生一世”这个词,其实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不就是最怕失去的人么?这样的人也会在一刹那把内心深处对永恒最深切的渴望翻搅出来,因为他们对世界。 

  他人和自己都绝望了,所以渴望永恒的心比谁都切急,比谁都痛苦。詹时雨是这样, 旭仔、西毒也是吧?可惜他们一开始就注定不能成功地守住永恒,通俗的心理学说悒郁质的人只喜欢同类,苏丽珍或是咪咪都不是,所以旭仔交给她们的只是躯体; 

  大嫂、如花和笑侬是,而她们和他一样的绝色而毒辣,这场聪明男女之间的战争旗鼓相当,不会有赢家的。 

  只有“刹那的光辉”。那一刻,他把她哭泣的头埋在怀里,就像流苏在夜里突然抱住柳原一样,新婚夜里他们几乎就这样取得了完全的谅解,但这是一瞬,甚至不像流苏他们可以用“十年八年”。他皱着眉头说:“跟着我这种人,迟早都会折 堕。”他们很快就形同陌路,相与倾轧;也许他一开始就料到了结局,却还是贪恋那一刻春光乍泄般的温馨。  

  还有一个词,不能略过:“抑郁症”,他清脆地吐出这个词,那时仅仅是句台词吧,这个近二十年后置他于死地的词汇。二十年,常常被用作小说和影视剧里新旧一代的年限差距,就是一世吧,人们都说leslie是一生两世,是从89年告别乐坛算起。但03年往前推二十年,(83?)也有些特别。家人称他常年的悒郁情绪就是从二十年前开始的(他八十年代末的自传也承认自己总有悒郁情绪)再往前一点,82年底他遇到一个人;往后一点,《风继续吹》、《Monica》让他扶摇直上。83、84 这个临界点,不仅仅对他的歌艺有意义吧。 

   大约有些乱,不想结尾了。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