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失落的紅色戀人(一)、(二)、(三)、(四)

日期:2008-03-31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失落的紅色戀人(一)


記得我曾經問過我的師父星雲大師,“如果有人是自殺而離開這個世界的話,那麼他下輩子還會投胎做人嗎?”

當時師父反問我,“如果他這輩子都不想做人了,下輩子何必再回來做人呢?”

後來我把這句話用在我《戲非戲》那本書的開場白,當時我用這句話來引四屆影後林黛的出場,她是那麼漂亮的一位大明星,在人們心目中,家庭、事業、金錢無一不缺,然而為什麼她會選擇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呢?

三十多年後,又一位令人羨慕的明星自殺了,那就是哥哥張國榮。雖然他不是像林黛那樣吃藥、開煤氣來結束生命,卻選擇更需要勇氣的跳樓自殺,還挑了四月一日愚人節的那一天。誰也說不清,究竟是他拿生命來跟大家開一個玩笑呢,還生命在跟他開玩笑?

今年四月,是香港最鬱悶的一個月份,香港的經濟不景氣,加上非典型肺炎的侵蝕,都快把香港人壓得透不過氣來了。一下子又傳來哥哥張國榮的死訊,更把大家的情緒都打進了穀底,幾乎都成了世界末日了。

大家怎麼都搞不明白,像哥哥這樣尊貴,又什麼都有的人,怎麼會活不下去了呢?如果連他也活不下去了,還有誰能活得下去呢?

說也奇怪,那天我和我女兒原子鏸去中環,我曾抬頭看了其中一座高樓,見到那大廈天台上,有人在那兒晃個不停,我就對子鏸說:“你看見屋頂上的那個人了嗎?他為什麼站得那麼高啊,那有多麼危險啊……”

當時子鏸還嫌我多管閑事,沒想到幾個小時候後,子鏸收到她男朋友的電話,說是哥哥張國榮在中環跳樓自殺了。我們母女倆嚇一大跳,都覺得不可能是真的,趕快趕回家看電視新聞。雖然他並不在我看到的那座大廈上,卻證實了這個壞消息……

我第一個感覺是,為什麼他會選擇用跳樓來結束他的生命?他是那麼在乎自己“美不美”,“靚不靚”的,難道他不擔心這會影響的他美感嗎?

與你談心專欄——鄭佩佩

南方都市報——娛樂大手筆 (27/8/2003)

 

失落的红色恋人(二)


從我第一次認識張國榮,他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美”,是“靚”。

很少人用“美”、用“靚”來形容一個男孩子的,然而對他卻是例外,你非得用“美”、“靚”這些字眼來贊美他,不單第三者看他是這樣,就是他自己也如此。沒有人比他自己更眷戀“靚”,更為“美”而心動的。

我和他的相識,得從我婚後息影說起。其實我雖然是息影了,但在那十幾二十年裏,我還是斷斷續續地拍了不少東西,其中在20世紀80年代初,我回香港、台灣推廣健康舞蹈時,幫香港電台拍過一個短劇叫做《女人三十三》。

那部戲的內容大概是說,女主角到了三十三歲那一年,突然發現丈夫有了外遇,而且還要跟她離婚。雖然她很無奈地恢複了單身貴族的身份,感情生活卻並不寂寞……

當然在這個社會上,會有很多男人對像她這樣一個離了婚的女人不怎麼尊重,隨便占占便宜,跟她展開愛情遊戲。

但是這個時候,出現了一個比她年輕的男孩,不顧年齡的差別無條件地愛上了她,然而她卻又不敢接受……

這是一個沒有結局的故事,因為她無從選擇,不知自己何去何從。但是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著。

因為這是香港電台,一個政府機構的制作,所以一點也不含糊。我們這個三十分鍾的小短劇,竟然拍了九個工作日,用的是十六毫米膠片拍的,當然這樣拍出來的東西,絕對有資格參加國際影展的。

戲到底拍得怎麼樣,我拍完了也就不怎麼記得了。幸虧我的小妹妹保佩那時已經是我的經理人了。她好象曾幫我存了一個錄像帶,放在澳洲我母親家裏保存著。

對這段往事,在我腦海裏一直無法忘記的,卻是因為和我一起拍這部短劇的男主角是張國榮。那時我演的是那位三十三歲的被丈夫遺棄的女主角,而他呢,演的就是那個男孩,一個從小就暗戀著比他年紀大的家庭教師的男孩。他小時候只能偷偷地愛著,一直等到家庭教師離了婚,以為機會來了,才不顧一切展開追求……

當時的張國榮還真年輕,不過倒也不是初出茅廬,應該已經在娛樂圈混了好些日子了,但是他還沒有“得志”,還沒有“成名”。雖然他已經是那麼“美”,那麼“靚”,卻整天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很失落的臉……

與你談心專欄——鄭佩佩
南方都市報——娛樂大手筆 (28/8/2003)

 

張國榮的另一面——失落的紅色戀人(三)


當然我也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美和靚對張國榮會那麼重要呢?”

那時候我和張國榮只是初相識,所以我不好意思問他,但是他卻很坦盏馗抑v他的感情世界 。他是那麼坦白,毫無保留,或許因為我是從美國回來的,所以他認為我會理解,不會像當時 的中國人那樣,否定他不一樣的感情歸宿。其實我雖然在美國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他卻是第 一個那麼赤裸裸地讓我明白真摯的感情不一定只會發生在男女之間。

後來我在美國主持《佩佩時間》電視節目時,還特地開了一個話題,是講同性戀的,或多或少 我是想多了解一下愛的真諦。同時我也似乎明白,他當時會跟我講那些話的原因了。或許真像 他說的那樣,我和他的好朋友的姐姐長得很像,或許那個時候他真的很想把他內心世界和那個 姐姐分享,但面對著姐姐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對著我這個假姐姐,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想什 麼就說什麼。

掐指算算,我和他認識了十幾二十年了。然而對我們倆來說,這十幾二十年的光陰象是一個世 紀那麼長,我們各自的經曆都可以寫上一部長篇小說了。

我們都曾經先後移民,他是移民到加拿大,我是移民到美國,後來我們又先後回流到香港。雖 然我們又都回到同一個娛樂圈工作,但是我們卻難得有機會見面。其實我和電影圈的朋友就是 這樣,不在一起工作,就難得見面,但是上了同組戲,又重續舊緣,就好象從來沒有分開過。

我和他這些年在一起聊得最久的一次,應該是1993年《馬來西亞中國報》來做“名人專訪”的 時候,我以一個主持人的身份,去他拍戲的現場訪問他,他好像在拍高志森的《家有喜事》。

那是部大堆頭的港產賀歲片,除了他和毛毛(毛舜筠),還有周星馳和吳君如。我當時想,把 他和周星馳放在一起演喜劇,那不被星仔吃得死死才怪。雖然當時很多人也那麼講,但是他走 了以後,導演高志森卻強調,“你去買一張碟看看,你會覺得星仔就是星仔,千篇一律的星仔 ,但是哥哥就不一樣,你每一次看都會發現他一些新的東西,他是一個真正的演員……”後來 我真的買了那張碟,很仔細地觀摩他的演技,立刻明白了高導演嘴裏的“不一樣”。他在那部 影片裏是那麼地放松,完全不像他一貫的作風,像是在生活,或許那正是他生活的另一面吧。

與你談心專欄——鄭佩佩

南方都市報——娛樂大手筆 (29/8/2003)

 

失落的紅色戀人(四)——絕世“虞姬”


《霸王別姬》該算是張國榮的經典作品了吧,我可看了不止一遍。或許我第一次看時是因為別 的原因,然而等我再看數遍,卻為的是看他,看他是怎麼樣完完全全進入角色中的。一個香港 仔,講一口京片子,舉止完全像一個名伶,那是多麼不容易啊。據說在舞台上的梅蘭芳,比女 人更像個女人,尤其是她的蘭花指,一般的花旦都做不到他的那個份兒。但我親眼見到了張國 榮“別姬”的扮相,我覺得他比起梅蘭芳可就更不容易了。因為電影有特寫鏡頭,在大銀幕上 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張國榮都美得叫人不能呼吸。

那年《霸王別姬》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我正好幫那時還叫“衛視中文台”的鳳凰台作第一 線的采訪報道。張國榮趕去參加奧斯卡,我在洛杉機機場攔到了他。

記得那次他是從加拿大過來的,他的男朋友也跟著他同行,不過那時他還沒能像後來幾年那樣 豁出去了,所以還躲躲藏藏,讓我為他掩護著,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他後期那樣,坦坦然地, 這到底是他個人的事情,完全不影響到任何人,就算他是個公眾人物,也無損他的形象。在歐 美只要是幹藝術的,有點天賦的,十有八九不也都是同性戀嗎?

那一回我是以一個記者的身份和他接觸的,不過他倒沒有把我當成記者,仍帶著一份對“前輩 ”的尊敬。

或許真的是像他所說的那樣,我真的像他那好朋友的姐姐吧,所以他每次跟我聊天時都覺得特 別親切。我卻沒有說過他像我的弟弟,如果我要真那麼說,就有點那個了。

或許上輩子我們曾是姐弟,也可能下輩子我們會是,而這輩子我們曾有過這麼一段“緣”。我 們能像朋友、像姐弟那樣互相欣賞,互相支持。所以他的電影,我是一部都不願放過的,而且 我總是第一時間買票進電影院去捧場。我覺得花錢看他的電影是值得的,因為太少香港演員像 他那麼執著、那麼認真的,或許正因為拍戲對他來說,不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生活,只是為 了興趣,為了過癮,那拍出來的東西就不一樣了。

說真的,如果一個人,能只為了興趣而工作,那會是件多麼令羨慕的事。他曾一度“封咪”不 唱了,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又大唱特唱起來。其實我是最不應該覺得奇怪的,我自己二十年 前不也是“退出江湖”了嗎?後來我不也一樣又“重出江湖”了。是我們年輕時不懂得“世事 本無常”的道理罷了。當我們明白了以後,就不會對明天隨便做出任何承諾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