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张国荣:梦里不知身是客

日期:2008-04-10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玛丽 浏览: 字号:TT

终于看了电影《哭泣游戏》。这部拍摄于92年的电影,我在10年后的今天才看到,对我来说,却仍是引人入胜。我还记得92、93年出的比较有名的电影,那时大部分都可以借或者租到,不知为何惟独没有这一部。买到这张碟的时候,心中只是微微动了一下,还未意识到,这中间竟已过了那幺长的时间。


弹指间,10年过去了。一部喜爱的电影总会引人感触良多。有什幺东西是你始终执着的?有哪部电影能带给你影像之外的回忆?谁唱的歌只要听到一段旋律你就能说出歌名?这些疑问引导着我,是促使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当然,无意去总结一个明星的成败得失,也不想评论明星生活中的言行对错,只谈与我相关的感受。


有关张国荣早期的演艺经历,因为年龄的关系,与我的回忆交叉点不多,在此略过。同很多张国荣的歌迷一样,听张国荣的歌都是从他那张告别演唱会专辑开始的,然后,从同学那里借来翻录了告别演唱会的录像带,这也许是我有关音乐方面最初的收藏。这其中收录了“风继续吹”、“侧面”、“共同渡过”、“Miss you much”等等,这些歌到今天我仍是可以随口哼出旋律,完整地唱出歌词。


相信很多荣迷手里“风继续吹”这首歌的版本都是少了一句,正是唱到那一句,张国荣在告别的舞台上,终于不再强压离愁别绪,当众流下热泪。由于反复地听磁带和看录象带,对其中歌曲无比地熟悉,甚至可以背出张国荣在演唱会上的串词。而现在,不看歌词可以听懂任何歌手整张粤语专辑的听力,若追溯起来,基础便是由此打下。


在告别演唱会的反复熏陶下,开始接触张国荣的很多作品,包括专辑、电影、MTV以及各类颁奖典礼的录像带。80年代的MTV风格、服饰造型和舞台表演方式,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未免老土。但是,正是这种时代性,注定了你的感受也具有时代特征。张国荣早期的台风与现在眼花缭乱的歌手秀比起来,可能算不上什幺,但如果你也看过当时的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张国荣演唱 “侧面”,你一定会记得歌曲间奏时他举起话筒热力四射的舞姿。


其实,在人的成长过程中,每一个阶段都会有迷恋的对象,只要有任何合适的理由。但迷恋这个词本身就决定了它美丽却短暂的热情,与张国荣同时代的明星很多,谭咏麟、陈百强、林子祥、梅艳芳等等,他们是属于那个时代的,即使他们现在仍在继续演艺事业,他们也只属于那个时代。惟有张国荣,可以超越时间的限制,由此看来,我觉得,张国荣是个人物。


再比如插几句题外话,说到录像带,那时被我们奉为至宝的是无线的电视连续剧,翁美玲的《射雕英雄传》、梁朝伟的《侠客行》、谢贤的《千王之王》等等,这些录像带经常在同学或父母的同事间传阅,期待和惊喜变成了那时与连续剧相关的心情。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决战玄武门》,李世民为了江山亲手将他最爱的女人杀死,红颜薄命的翁美玲受伤后倒在苗桥伟怀里,脸上却露出幸福的微笑,那种单纯的爱情带给你的震撼,加上明星们戏外的故事,如青葱岁月记忆中永不凋零的花朵,始终光彩如新。


如今,录像带升级为DVD,无线连续剧被日本偶像剧抢去了风头。再经典的电影都可以用几块钱买到,煽情更是被公式化。不由慨叹,时代在进步,人随之成长,但激情却怎会愈来愈麻木?!


揣测89年张国荣在鼎盛时期退出歌坛时的心态,是不是也有激情难以维系的尴尬?也许是88年他的“夙敌”谭校长宣布不再领取任何音乐奖项后,他产生了独孤求败的心态;或者,十几年的演艺圈浮沉,让其厌倦;又或者,那时的他已经有性取向问题,而使他不想再继续暴光过度的公众人物的生活。答案虽然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并没有因为告别而像流星般陨落。从他退出歌坛后,碟市反复出版的张国荣纪念辑、合辑,就可以预见他的复出实属必然。


而对我来说,有关张国荣歌迷会的回忆却只能如同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作为闪烁的亮点保存在记忆中了。我几乎已经记不起,在根本没有网络的年月是怎样与他们联系上的,总之,我的确成为了他们的一员。每次收到他们的活动通知去参加活动时,心情总是很好,因为你知道人群中,可能此时此刻,有人和你听着相同歌,有人跟你有着相同的感动,那是一种陌生的温暖。可惜,歌迷会由于经费和人手问题,加上成员们年龄与烦恼的同比增长,逐渐销声匿迹了。


去年9月张国荣生日时,我参加了网上一个歌迷会组织的活动,在城市中著名的酒吧,签到入座,灯光摇曳,恍惚中“Yesterday Once More”。但是,陌生会员间的隔阂,学生时代歌迷会的情趣难觅;角落里坐着的男生们暧昧的距离,看得我不由失笑。网友们上台表演节目自我介绍时所用的网名,比如枕头、怨男、有心人等等,提醒了我时间的流逝。


说到张国荣广为传唱的那些歌曲,有很多重要的名字会一一闪现,林夕是其中之一。林夕的词或超脱,如“曾失去太多,只想你置身他人面前,仍会略略提及我,仿似你欢喜的歌”;或凄美,如“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难道这不算相恋到白头”;或温婉,如“但愿我可以没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迷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或野性,如“红,像蔷薇任性的结局;红,像唇上滴血般怨毒”;或透彻,如“也许生死之间也是个梦,无谓弄得懂”。


这首妖冶魅惑、充满韵味的“红”,令我想起了一个网友。在流行网友聚会的年代,几个网友就能凑一桌,在茶馆喝茶聊天打牌。那次聚会,熟悉的网友带来了她的网友。一堆人玩到凌晨,有人提议去唱歌,印象中那个陌生的网友风度极好,一直谦让,只唱了一首歌,但一开口却惊艳四座,尤其在我听来,因为他唱的正是“红”,一首并不好唱的歌被他演绎得无比地完美,几乎可以乱真,让我叹为观止!


天亮后曲终人散,各散东西,再没机会凑在一起聚过,如果不是那独特的声音,谁还会记得这样的夜晚?从此,再没有遇到能将张国荣的歌唱得惟妙惟肖的人。不过,在我认识的朋友中,还有两个嗓音像极了张国荣,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时代曾坐我后排的男生,目前正努力学习,准备飞向一个遥远的国度;另一个是歌迷会的会员,已随着歌迷会袅无音讯消失在茫茫城市中。


陌生人的惊鸿一瞥,朋友间的聚散,是生命这场电影中不断重复上演的情节。在电影方面,纵观张国荣80年代的电影生涯,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电影的发展历程,80年代中期,香港流行枪战片,张国荣在吴宇森的《英雄本色》中饰演狄龙的弟弟阿杰,血气方刚的角色与怀着当年情一心一意奔向未来日子的张国荣气质非常吻合,这部电影与《纵横四海》一样,堪称经典;接着鬼片开始风行,张国荣和王祖贤的《倩女幽魂》比起今夏香港流行的鬼片要精彩得多;再下来李碧华的编剧才华初现,张国荣在她的《胭脂扣》中出演十二少,与梅艳芳共同编织如梦如幻、若即若离的爱情故事;还有众多轻松幽默的贺岁片,比如《豪门夜宴》等等。


前几天重温了91年的《阿飞正传》,张国荣与王家卫首度合作,DVD的过份清晰反而让画面浮现出一种朦胧感。而《东邪西毒》,是看了N遍仍不嫌多的电影。不过,最喜欢的还是《春光乍泄》,布宜诺斯艾利斯迷人的风光,赏心悦目的构图,梁朝伟看张国荣的眼神,张国荣与梁朝伟在厨房跳探戈的片段,浑身是伤的张国荣倒在梁朝伟怀里的瞬间……


既然提到《春光乍泄》,顺便谈谈张国荣引人话题的性取向,这也是《哭泣游戏》令我想起张国荣的原因之一。不过,我想说的是,93年张国荣拍了两部电影,《白发魔女传》和《霸王别姬》,这两部电影中与张国荣演对手戏的两位演员分别这样评论他们与张国荣的合作,前者中林青霞如是说,影片中大胆的缠绵戏不会令她尴尬,因为她相信张国荣;后者的张丰毅则表示,与张国荣唱“霸王别姬”,张国荣揽着他的腰,看他的眼神让他别扭。


回头再看这两位的评论,就像听林夕当初为张国荣写的“犹如巡行和汇演,你眼光只接触我侧面,沉迷神情乱闪,你所知的我其实是那面。”(侧面)到“从那天起我不辨别前,从那天起我竟调乱左右。习惯都扭转了呼吸都张不开口,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左右手),颇有点心照不宣的味道,嘿嘿。


去年听说张国荣要来开两场演唱会,也许是怕看到太过妖艳的张国荣,接受不了,更何况总以为演唱会的票子太难买了,也就没放在心上。第二场演唱会那天下午,听一个网友说可能由于宣传得太晚的原因,出票情况并不好。看了第一场的网友极力推荐,使我产生了不看会后悔的恐慌,约了好友赶到演唱会地点,两人以400元的价格买了原价1000元的两张内场票,终于近距离看到了张国荣的演出。


张国荣的表演堪称完美,举手投足看似无意又仿佛经过训练,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是最完美的画面,所唱的也都是经典歌曲,这里不用多说。最令我激动的是听到那首翻唱的“American Pie”,张国荣万般风情,竟与麦当娜还真有几分神似。


还有,偶尔也会从朋友那里听到有关张国荣的一些小道消息,比如城市中某某酒吧是以前张国荣经常光顾的啦之类的。听着听着就觉得好玩,即使是真的也无所谓,大概在我心目中,张国荣总是游离于一般人的生活方式之外。


梦死醉生,只为梦里不知身是客。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