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张国荣热情演唱会的真相

日期:2008-04-09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醉 浏览: 字号:TT

  以下是今期《明报周刊》的专题特写,这虽然是迟来的一篇,但却十分值得阅读。这才是一篇正经的,演唱会报道,同是记者报道,为何报道的角度是有天渊之别?就是那些人的思想和操守有问题,归根究底报格也是一个重要元素。


  风风雨雨的张国荣演唱会
  ——《明报周刊1658期》


  引言:


  这是香港近期最具争议的演唱会:每天打开报纸都是一场惊吓,披头散发鬼影重重,动作露骨暧昧,名设计师度身定造的时装沦为陈旧设计……海报上张国荣一脸阳光,现实中招风惹雨几乎淹没。但,演唱会就只是明星正不正、歌衫靓不靓、观众high不high、有没有烟花、有哪些嘉宾?长头发就是妖怪、穿裙子就是扮女人、haute couture是旧衫?香港时装知识不应是那么薄薄浅浅的一层,演唱会也不能不谈舞台设计、灯光和音响。探讨舞台设计、分析服装形象、访问现场观众——如果你是因为种种负面报道,错失了这次演出,这夜就让我们一起来看演唱会。


  还有一个演唱会的真面目


  偌大的圆柱天幕罩着舞台,轻轻透光,张国荣一身白衣,静静唱着《梦死醉生》,肩上羽毛扬起,观众尖叫。《寂寞有害》的音乐播放,天幕缓缓升起,从高台下降到地面,天使从此沦落。《不要爱他》带出金发舞群,《爱慕》射出迷幻红光,在四首快慢有致的开场曲下,张国荣从天使变身俊男,散开长发,步入故事《浮士德》的诡魅美丽。


  监制陈永镐说,这次舞台设计的主题是“剧院”:“我们舍弃一演唱会大明大暗的灯光,已含蓄转折的手法设计每首歌的出场和过场。整个舞台故意只开三面,给张国荣一个变幻的Dreamland。”


  乐声


  开场短短的引言,请来资深电台主持人陈小宝来念;多达二百只的Vari-lite, 做出最细微的灯光效果;银幕上用上光度极高的DLP120,000,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也采用;音响效果高低分明,乐声歌剧各有发挥,台上多处用上特制的布料,而非一般的油漆木板,灯光射下去的效果完全不同。整个演唱会要求之高,在本地制作是数一数二的。《风继续吹》、《侬本多情》、《怪你过分美丽》,首先是三首慢歌,张国荣扬起眉,满脸自信,在台的两端走着唱。灯影交错,丝丝乱纹投射在条条布幕上,台上简洁的数条楼梯,配上灯光,反射出丰富的线条。接着三首快歌:《够了》、《侧面》、《放荡》,灯光乍变,两块大银幕闪烁着紫橙红,象是两颗眼睛,看着张国荣扭转旋舞,迷惑了。荧光幕播出他主影过的电影片断,《阿飞正传》、《白发魔女》、《枪王》、《家有喜事》、《星月童话》、《流星雨》、《风月》、《倩女幽魂》、《新上海滩》、《霸王别姬》、《左右情缘》——由卖弄的一分钟到给狠狠地打了两巴掌,观众都看得非常投入,时而大笑、时而拍掌。陈淑芬补充说:“这些片断是哥哥亲自剪的。在这几天的演唱会,他已经剪了三个版本,每次看看有不满意又再剪!”


  灯影


  张国荣一九八五年第一场大型演唱会、九零年《告别》演唱会,都是陈永镐当监制。从打今年年初,他已经开始构思这次演出,曾经想过用法国新式马戏的效果,但红堪体育馆的设备做不来,和张国荣谈过,才决定用剧院为主题。在他眼中,所谓成功的演唱会,就是把歌手鲜明的突显出来:“阿伦是与众同乐的,学友是诚恳献唱的,演唱会就是把歌手最好的一面表演出来,而张国荣就是圈内可塑程度最高的一位歌手。”


  陈永镐要求创新、要求突破,他不屑部分传媒对演唱会的大肆评击,更不满本地制作固步自封;“香港的表演事业哪里有进步?还是欢乐今宵、TVB的层次,什么都惊死不知,不可以用含蓄一点的手法吗?当然我们面对的是大众,是上万人的观众,但要进步,不然就是同流合污了。我在二十年前搞演唱会,日本人也要学习,但现在?没得比了。制作要进步、歌手要进步、观众要进步、老板要进步,现在可是四大退步。”


  《追》,布幕现出发丝,楼梯射上圆点,天上地下一片银光中,隐约一抹红光;《春夏秋冬》,四季灯光变化,棕橙绿紫颜色用得大胆巧妙;《没有爱》,雪山边缘一轮黄月亮。连续多首慢歌,运用了匠心的舞台设计,旋律是大家熟悉的,感受却是新鲜的。发舞唱毕《路过蜻蜓》,张国荣边在舞台上更衣边介绍乐队和幕后工作人员,白色布幕透出重重影子,大群工作人员忙得团团转,配上明快的敲击乐,影子戏般有趣。这是张国荣怕中间闷场想出来的点子,吧观众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舞台上,是很聪明的做法。他为了这次演出下足心机:每天三百下sit-up、跑步练气、戒烟戒酒,唱功固然不容置疑,腰围还保持二十八吋,八名设计师的衣服穿得漂漂亮亮。那一头长发在台上发挥了极佳效果,每一次头发散开,都是一次高潮。但落到报章杂志上,只见披头散发鬼影幢幢的“贞子”现身,他很生气。纵使张国荣嚷着:仙姐(白雪仙)看完第一场,就走到后台拥抱我说:“这是真正的艺术!其他人说什么,不重要!”但负面的报道令马来西亚和大陆的演出要做出修改。他气得咆哮起来:“好!什么都可以改,唱回旧歌、穿回旧衫都可以,不过这已经不是我张国荣的Show了。”平心而论,现场看见长发飘扬的张国荣,压根儿连想不到女性化,正如我们的时装版主任王丽仪所说,那就是拉丁裔的俊男,一向以来欧洲人就喜欢留长头发、晒得黑亮、穿裙子也不是新鲜事。倒是张国荣介意,在台上说:“不要叫我靓女,会翻脸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女人!”如果这次是其他歌手,例如郭富城留长发,传媒的报道又是否一样?说到底,还不是戴着有色眼镜。


  星光


  台上一条长桥,缓缓升高,张国荣救在上面大唱《无心睡眠》。观众不一定接受经典作品重新编曲做大幅修改,新鲜感得由舞台设计而来,这条长桥就为唱一首歌,出现这么一次,却化了几十万元去安装并以油压器升降。认真见诸不惜工本,聪明也在于见好就收。一首《大热》,荧幕火焰四起,台上红光狂野,张国荣仿佛奔驰魔界,演唱会开始以快歌为主。《红》床上无数诱人长腿、《枕头》泡沫般喷出一天一地的羽毛、《左右手》的变化流丽的紫蓝绿橙光……幕幕都是漂亮的画面。演出《陪你倒数》时,他披着银红大衣,气势如王,眉梢尽风流。接着近半小时的rave party,张国荣把多首经典快歌编在一起,观众都站起来跳舞。一个小孩骑在爸爸肩上,笑得前倾后仰,乐不可支的,一家三口玩得很开心,父母当年听到《H2O》、《少女心事》、《第一次》、《不羁的风》、《MONICA》、《STAND UP》时,也曾经这么快乐吗?张国荣最末的一支歌,是林夕为他写的《我》。张国荣有点感触:“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站在台上了……”观众大声反对,陈淑芬在旁叹口气道:“他呀,老实说这次演唱会已经是最满意的了,以后再也不可能超越,不如不唱。我说你两三年后,可能又是另一个层次,以后再说吧!”这就像一些画家到了某一个阶段,每完成已幅作品,都觉得没法超越、难有突破了,但是转头可能又画出另一幅杰作。就是一盏射灯,张国荣自信地唱:“I am what I am,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摘自Edith的邮件


  这篇同时也是今期《明报周刊》的报道,是有关JPG地为哥哥的服装设计,撰写此文的是《明报周刊》时装版主任,分析之余颇有见地。


  长发=贞子化身?
  穿裙=扮女人?
  2000春夏haute couture=穿旧衫?


  还Gaultier一个公道


  如果我是Jean Paul Gaultier,我会为香港时装文化的浅薄与低俗感到悲哀。如果我是Jean Paul Gaultier,我宁愿选择为日本的人气偶像设计形象。丛生意眼看,任何一个时装名牌仅仅靠一个日本市场就已是其他东南亚市场盈利总和的数倍,为日本人气偶像设计形象,对品牌效益无可估计,谁在乎香港?但我不是Gaultier,他选择了帮张国荣亲自设计演唱会的形象,同时间还有其他日本人气偶像希望能与Gaultier合作,结果他只为广末凉子设计了一套衣服,而全心全意助张国荣一臂之力。都是《霸王别姬》和《春光乍泄》曾扬威坎城,令他留下对张的印象。日本再强,也未能成功的通过艺术形式将本土偶像向西方外销。不过,日本人有的是对欧洲时装文化艺术认真学习和探索的态度。如果我是Gaultier,我一定会后悔。看看香港铺天盖地报章上对张形象的批评,长头发就是扮贞子、穿裙就是扮女人、今年haute couture误认作是去年的旧衫……还不后悔得吐血?怪不得Gaultier从来在巴黎做Show发表新作,都将东南亚的传媒拒诸门外,我们对时装文化是这样的一无所知,也不曾终于有国际时装大师级人马肯看香港一眼,首次与我们的歌手偶像合作而感到光荣和骄傲。


  中性化的西方历史承传


  熟悉Gaultier风格的人都知道,早在八十年代Gaultier已率先让男人穿裙,男性作长发打扮在他的时装展里更屡见不鲜。不局限于性别的中性化设计,男装往往在阳刚中透着点点阴柔,女装是在阴柔中带着阳刚味,是Gaultier衣服的本质。近几季的国际时装潮流,对androgyny更是不离不弃爱用的主体,去年秋冬Gucci男人的glam rock打扮,还涂上红色眼影,今年秋冬则流行男人拎手袋,这股androgyny的风尚在明年春夏的男装里更来势汹汹。张的一条百褶短裙和一头长发批件有何令我们感到大不违处?在西方的文化历史里,早于古罗马战士已穿上条块状的短裙,更早的是古希腊人不分男女的裙袍;长发披肩亦常见于西方古代男性,一切是有他的历史渊源。而由Gaultier都喜爱从传统历史中取材再重建,与现代化其他文化交融,形成一种mixed style and cross culture的风格。


  Gaultier的张国荣意念


  这次在张国荣的音乐会里,Gaultier要表达的意念是《From Angel to Devil》。一开场,张从全白色若隐若现的灯笼装围幕中冉冉上升,身上是一袭全白色的西装,肩袖缀饰者细密有致的白羽毛,好一个仙化天使的化身,是Gaultier对舞台与衣服结合的主意。天使再幻化成人间的美少年,穿上古埃及图案的银片透视衫与黑色水手裤,远看银片衫像点点闪光的鱼鳞,令人想起古希腊神话里维纳斯女神从海洋的诞生。美少年无论是短裙或裙裤罩上贝壳半边裕,都是很佛洛依德的理论,在我们成年之前,不管男女都是中性化的,没有性别的认同。然后美少年的成长,变身为exotic的拉丁情人与魔鬼的魅惑——全黑色贴身衫裤披上一袭玫瑰红丝绒拖地Opera Coat。好一个起伏有致而美丽的故事,衣服的色彩简洁强烈而纯一,白、黑及红,与音乐每一首歌曲的节奏紧紧相扣。这是我在本地看到的音乐会最好的一次经验,不是那种只穿上几件登台衫的表演,将各种流行元素快人一步堆砌上身,获将Dolce & Gabbana 的glam rock打扮移形换影据为己有,完全没有fashion messages、灵魂和原创性。张国荣的形象是这样的100%的Gaultier,也佩服他天天做三百个掌上压,还要Sun tan,令自己的身形和肤色看来像拉丁人般,将Gaultier的衣服穿的入型入格。


  2000年春夏haute couture 误作旧衫


  张国荣这次演唱会里,有些衣服的灵感无疑来自Gaultier今年春下haute couture 《Indian Chiaroscuro》和ready-to-wear系列的南美拉丁风情,像古埃及图案的银片透视衫、珠子流苏烂牛仔裤、拉链式皮带连衣服缝缀的细节设计。当日张国荣在筹备个人演唱会之时,曾三次赴巴黎与Gaultier会面。在studio内看到Gaultier当时最新的2000年春夏haute couture系列,对当中一些衣服的款式感到兴趣。而Gaultier亦为张国荣赋予了另一种灵魂,不再是春夏的haute couture 所见印度灵感的打扮,而是银片透视衫的海洋美少年与珠子烂牛仔裤衬白色背心底衫的causal luxury。说到底也非旧衫,Gaultier的2000秋冬haute couture系列也还是刚在7月中巴黎做show发表。何况也未免对haute couture太小看了!这种被誉为时装殿堂级文化和艺术的度身订造衣服,是巴黎时装的起源和国粹。最矜贵的物料和最严谨繁复精细的手工都用上,许多布料需花上$100美元一码,有些甚至过千美元一码,还未计什么珍珠、水晶、珊瑚、金线刺绣之类的装饰。造衫的方式也不是靠平面纸样,而是在人体上作立体剪裁,再经过多次的假缝与修改,务求令衣服每一部分能按照体形产生畅顺的线条,钉工更讲求底面效果一致。造一件couture往往需花七八十小时以至数百小时,是时装艺术的心血结晶。一件haute couture的售价,像Chistian Dion就由$16,000美元起,Chanel一件简单的couture连身裙则要$10,000美元,有刺绣的就要$50,000美元以上;至于Gualtier,套装是由$25,000美元起到晚装的$100,000美元。看到张国荣身上每一件的衣服,古董贝壳半边裙,密密缝缀不见针线的手工;钉珠流苏烂牛仔裤上一颗颗白珠细密有致的鱼鳞效果图案,破烂的洞洞由珠串织成,每一件如坊间传言的五万港元?恐怕连买一件名牌的现成皮草都未够!现时巴黎haute couture的顾客全球只得200人,统统是王室贵族与国际富豪,造couture的maisons亦只得25间。无论哪个年代创作的haute couture都足以放在伦敦的V & A Museum和纽约的Metreopolitan Museum作藏品。


  张国荣的话


  对于今次与Gualtier的合作,张国荣曾如此说:‘我觉得他(Gualtier)真是一个大师级人马。我生得不高,但他曾用造couture的proportion将我的缺点收藏,将优点表现。《From Angel to Devil》的形象意念是他提出的,因为他觉得我好versatile,出来的效果会很靓。我无问过他为什么会有这构思,大家是一种信任嘛!’


  看张国荣在演唱会里披上一袭玫瑰花红丝绒拖地opera coat,还有灰色钉珠西装阔膊jacket 与阔裤,这种非身高六吋才可担得起的衣服,他却可以穿上,而不曾令人感到矮了半截,这是Gaultier造couture的功力,haute couture的巧妙。指为穿旧衫?我也但愿可以像前沙特阿拉伯王妃Mouna Ayoub拥有千件couture,然后将廿年来的‘旧衫’拿去博物馆展览,巴黎时装协会还要为她的‘旧衫’著书立说,作为haute couture的导读与鉴赏。


  “从天使到魔鬼”


  白色羽毛装~~~意念是‘从天使到魔鬼’,开场时纯白羽毛象征天使化身,舞台设计亦以全白为主。


  鱼鳞装~~~天使幻化成人间美少年,古埃及图案的银片透视衫衬黑色水手裤,带有闪光鱼鳞效果。其实是2000年春夏haute couture之作,而Gualtier亦为张国荣赋予了另一种打扮的味道与感觉。


  贝壳裙裤~~~Gualtier对人间美少年的另一种演绎,白色裙裤上的半边是古董贝壳,不见针线的秘密缝缀手工,是haute couture的矜贵感。


  《大热》西装~~~美少年的成长,变成为exotic的拉丁情人,金属色的西装看似简单,却极具舞台效果,当被风吹扬时,jacket飘起波浪起伏般的线条,haute couture表现就是这种布料与剪裁的艺术。


  贴身黑衣黑裤~~~魔鬼情人的化身。在整个演唱会里,衣服的色彩简洁强烈而统一,白、黑及红,与歌曲的节奏非常紧密结合。


  完场时魔鬼魅惑的化身~~~~这是一个有fashion story and message演唱会,意念清晰焦点集中,在香港就算正式的fashion show也难以做到。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