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看不透、想不通、意难平、最圆满——记张国荣

日期:2012-04-02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lingkang 浏览: 字号:TT

1. 初相遇:君生我未生


  从未喜欢一个偶像。我这个年纪,是听周杰伦的时候,买过几张他的专辑,却也是在像运动会、体育课这么时候拿来塞耳的,当然能用他的歌来塞耳说明是喜欢了。女人中听李玟的,动感的、深情的,她都有两把刷子。这是两个我特意买了专辑的歌手的。其他人的歌,都是通过电台、音像店、电视这些无法避免的场合熟悉的。至于电影,除了电视,几无其他渠道。18岁以前全家唯一一次去影院看电影的经历,是《不见不散》,票是别人送的,好巧那次孙楠现场献唱,徐帆冯小刚也去了。实在是很幸运。作为标准乖乖牌的我,除了学习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了。在此情况下,我还能听说过“张国荣”这个名字并且记住,实在是可以说明他的影响力。不过,是4月1号听说的。那时,哪里像现在,对一个名字感兴趣了,百度一下。听到了,记住了,如此而已。如此九年。

  要庆幸就庆幸现在能上网了吧,托陈奕迅的福,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年》和《浮夸》中,所以愕然他怎么就发癫了。这样也能叫“芳华绝代”,看到视频的我惊悚了,顺手点开了旁边的正版演绎,于是毫无防备地惊艳了。太强烈的反差,那一个晚上我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们两个,原来还有这样的表演。终于能在两个人身上使用“气场”二字,而不是“人上人”们因权势而伴有的气势。毕竟,我那时还没有了解相关的背景知识,只是单纯地欣赏他们的演艺。后来才知这是未经排练的表演,所谓芳华绝代,就是如此。

  于是在接下来周末闲暇时看电影,特意留心了他。以前不是没看过《倩女幽魂》,我一向欣赏美,尤其激赏曹雪芹对女人的那份尊重与怜惜,因此我爱美人,男人是泥,女人是水(李宇春是水泥),我爱女人的灵性。所以看《倩女幽魂》当然是追随混混浊世那一抹无瑕的白了。至于对王祖贤的喜爱,那是因为之前已看过《青蛇》,这部电影一直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存在。而我一向爱看冷门,看到搜索出来的一溜串的名片,我点开了我没听说过的《金枝玉叶》。初时就很惊喜,这才几分钟啊,怎么好歌一首接一首的。那是顾家明在twist and shout以及今生今世,托应试教育的福,我是能听懂英语都听不懂粤语的,只觉得这样一首歌能让吵架的夫妻相拥和好那是真真可信的。此时我尚有定力,抱着淘到宝的心情愉悦地欣赏清晰度为480P的影片。直到,直到顾家明开始在钢琴边上即兴创作出《追》。什么叫有如雷击呢,呵呵。从来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这种不合逻辑的情绪。被如今的所谓偶像片毒害久了,更是害怕由那些个脂粉老生表现啥翩翩公子。但在这一刻,我脑海中长久以来幻想的气质男终于有了可以具象化了。至此我彻底沉沦,还有什么理由不沉沦呢。各人缘起不同,但之后的表现都是相同了的吧,从各处搜集他的影音,他的资料。了解得越多,心情越是复杂。看到他,又想哭又想笑。

  我很少看言情,看过几本,都是单纯善良如菟丝般攀附男主的女主,之后流行的或开金手指般颠倒众生,或完全成披着女人皮的男人这样类型的我也不喜,丧失了女人宝贵的灵性的女子可佩却不可爱。介于此才转向了耽美,无他,只因喜欢两个平等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产生像《致橡树》里那般的感情。对理想的男人女人、为人与感情都在年岁增长中有一个朦朦胧胧的雏形。一直以为那只是小说中创造出的理想模型,激励我们去实践去接近。当你发现现实中竟有人做到时,那份震撼可想而知。不仅如此,他偏偏离我这么近,又这么远。近到他只是一个偶像明星,而远,又远到天人永隔。这样一个距离,真是致命的吸引力啊!

  有一篇怀念的文章,总结他到最后只成了三个字:真、善、美,这不是某人用来谋利的幌子,而是他的一生真的做到了这三点。他的作品,使他真正是一个艺术家的境界。他的为人,又实在是楷模。更妙的是他的明星的身份,又是一个多么亲切的标签,提起来众人皆知,却不会“正经”到像诸葛亮这种的,高贵但又犯着酸的,闲话家常时噎得慌的名字。所以说张国荣,真真适合做偶像,真真不辱没偶像二字。从今往后,别人问起我偶像是谁,我也不用再绞尽脑汁,而可以欣然一笑道“张国荣”三字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