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其它资料 > 正文

陈淑芬:娱乐圈见证录(节录)

日期:2008-04-19 来源:明报周刊 (2001) 作者:陈淑芬 浏览: 字号:TT

撰文:陈淑芬
出自:明报周刊 - 2001年(节录与哥哥相关部份)


哥哥的第一滴泪——被误传新歌上榜


我与Leslie共事多年,感情深厚。
当一张俊俏的脸,穿红Boot跳跳扎的歌手在电视上表演的印象记忆犹新,我竟然在尖东香满楼碰上他。当晚琴姐(李香琴)请吃饭,便问琴姐可否介绍在房外正与友人吃晚饭的张国荣给我认识。那晚只是交换了电话及知道他已与宝丽金完约,现在是自由身,后来再见面,很投契亦很顺利地签了华星的歌星约。
当年没有“经理人”的职衔,“张国荣经理人”的称号,是李纯恩给我的。因为太喜欢山口百惠,更希望张国荣能创出山口百惠的成绩,便改编了她那首《Last Song For You》——《风继续吹》作为张国荣加入华星第一张唱片的主打歌。唱片成绩不错,还以为可以凭这歌成为翌年十大劲歌金曲之一,劲歌要员给了我假希望,更极力邀请张国荣为当晚座上客。我实在太天真,竟蓦然相信这个信息并误传了给张国荣,令他一场欢喜一场空。其实当年他真能得奖也一点不会意外,因这张唱片销量不错,这首歌的播放率亦很高。只是有些人为了肯定可以制造一些紧张画面,不惜假传消息令一个刚起步的艺人如斯难堪,真是何必呢,只怪自己当时无经验,政治意识太低,太易相信人,上了当,间接做了帮凶。结果当然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完show后,心里特别难过。因一早订了位到海城看罗文演出,大群人一起去捧罗文场,当灯暗了,Leslie竟坐在我旁边哭泣,我及几位好友只有好好安慰他,心里满是歉疚,并下决心下一张唱片一定要做得更好。


个性率直易吃亏


张国荣个性太率直,很容易吃眼前亏。每次好好做访问,都会因为一两句由衷的说话而变成了一篇负面新闻。太多负面新闻对一个正在上位的艺人当然很不利,后来我开始要选择性地安排他做访问,特别要选些比较客观的记者才让他接触,久而久之,每次访问宣传都要经我指定安排,每次我都一定在场,很多时还要补充他的答桉以免记者误会他的意思。李纯恩在一次张国荣的访问中封了我做他的经理人(其实当时“经理人”并非一个职衔,只是李纯恩给我的一个称号而已),想不到自此,很多人便这样称呼我。click for larger 这是Leslie在八五年演唱会时送给我的,把它一直保存至今。除了做唱片,我从未间断过邀请外地艺人来港演出,阿梅始日渐走红,工作量多了,华星便成立了艺人管理部门,苏孝良请了李进来帮忙,负责替阿梅及华星新秀签来的艺人接工作,我亦开始为张国荣及阿梅开拓海外市场,首创带香港歌手到台湾发展,出国语唱片。我选择了与当时台湾的独立唱片公同“滚石”合作(因为它就像香港的华星,一间当地的唱片公司,有理想,有冲劲,很积极,喜欢尝试新事物,但不是太有钱,所以工作人员都很抟)。以前做过埠歌星很辛苦的,因为香港歌星在台湾知名度不算高,而且电视台的导演权力很大,当地传媒亦很维护本地歌手。宣传期间忙得连饭也没时间吃下(多半为了省钱,希望歌手尽快录完所有宣传片段及访问便离开,所以会尽量浓缩时间)。记得有一年端午节,我答应一个电视节目让张国荣往唱歌,谁料这个节目在离台北市很远的户外举行,我们做完节目还得赶飞机回港,唱片公司派了一小职员陪我们去,到了那边因为封路,还要走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到演出地点,张国荣还穿了西装,打领呔(谁知当地的歌手只穿T-shirt,短裤,甚至凉鞋),我俩当时走到身水身汗,还带着行李,真要命。


无言感激青山 click for larger


多年前,“宝岛歌王”青山曾出手襄助,虽然大家很少见面,Leslie和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恩人。终于到了,等了很久还未到张国荣出场,那个小职员又不敢催导演,只有干等。当时红星青山也在场,看见我们干急的样子便主动走过来跟我们聊天,知道我们要赶飞机便立即去跟导演说让我们先出场,我们才不再等。事后我们亦没有再联络,我肯定他也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很感激青山,可能当时对他只是举手之劳。我很欣赏他没架子、待人诚恳的态度,如果你人生路不熟,那个狼狈时刻突然有人拔刀相助,这事很难忘记的。虽然事隔十七年,但每次只要我知道青山来港演出,我一定送他一个花蓝祝贺他,以答谢他这份“当年情”。如果青山有机会看今期的《明周》,便会解开这个多年来都送花蓝给他的小歌迷的疑团了。Leslie注重打扮,每次演出总一丝不拘,当年到台湾表演,发觉当地艺人都穿T恤凉鞋,十分惊奇。


《明报周刊》1696期


--------------------------------------------------------------------------------


在“华星”年代,David与我跟Leslie、阿梅合作无间,炮制了很多精采的唱片。


误会我偏帮张国荣一首“为你锺情”激嬲刘德华


在“华星唱片”的短短四个年头间(1983至1986),我做过大概三十多张唱片。当时每张唱片的包装在八十年代的商业和艺术角度而言,都可以用“破格”两个字来形容。我特别喜欢的几张唱片封套设计包括梅艳芳的《飞跃舞台》,陈幼坚先拍照片,再用喷笔技术设计插图,制造一个超现实的效果,很有创意、很Colorful、很抢眼;陈幼坚特别放大了一张送给我,我一直把它放在办公室一个很当眼的地方。
张国荣的《风继续吹》、《Stand Up》、《为你锺情》、《Monica》等,无论在唱片歌曲的质素及封套的设计,都是经典之作。张国荣的《Stand Up》很配合当时的形象,很有活力,很Rock及很有band sound的感觉,这照片用不正统的放法,打斜对角,加强舞台动感配合title song形象,为了配合里面彩色的胶碟,用笔触挖空一撇,以便听众及歌迷能分辨颜色,当年我用了七个颜色做唱片(红、橙、黄、绿、紫、白及黑),很多歌迷将全部颜色买回家储存起来,只留下一张黑胶碟来听,该唱片销量非常好,创下当时销量的一个新纪录。他的《为你锺情》更是香港首创唱片不用黑色胶碟,而是实白色的,非常漂亮,这要多谢我们当年发行商。


最喜欢的不是《为你锺情》


后来我离开“华星唱片”,多年后,某一天饭局时,从几位资深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一个故事。刘德华很嬲我,因我偏帮张国荣,把一首本来写给他的好歌《为你锺情》给了张国荣唱,令张国荣红起来。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不禁哑然失笑,张国荣在《Monica》之后已经很红,有很多好歌,无需要抢别人的歌来唱,况且演绎方式不同,出来的效果亦不会一样。而且《为你锺情》这张唱片里,我最喜欢的反而是《我愿意》,还有《不羁的风》、《第一次》、《少女心事》及《痴心的我》,因《为你锺情》虽然是好歌,但我嫌节奏比较慢,在电台播放没着数,我亦没有用它来主打歌,选其为唱片名只是觉得歌名很美。我从未听过(黎)小田为刘德华选的歌,因为只是初部运作,哪来“偏帮”的故事,令华仔生气了那么久,当时我不是为自己“洗脱罪名”,我实在全不知情,无理由要华仔继续为此事生气,于是请几位记者代为向他解释一下。后来记者对我说华仔不相信,叫我直接跟他解释,我觉得没有此必要,因为这是事实,他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因为想把这件事纪录在此,我前几星期曾问张国荣有否听闻此事,他说小田在华仔未录这歌前,曾找过他录demo给华仔听,后来因为公司无限期延迟为华仔出唱片,小田因已找人写歌,要出数付钱,便把原来的歌给“华星”其他歌手唱,小田便选了这首歌叫他录。真相大白,希望华仔体谅当时环境,不要再为此事介意,被人冤枉了这么多年,介意的应该是我吧?


《明报周刊》1697期-2001年5月19日


--------------------------------------------------------------------------------


罗文大细路 趣事多萝萝 张国荣支持创业


其实,参加新秀的年青人,大都满怀大志,能够露出头角的,多是条件比较好的一群。不过,要真正大红大紫,便得靠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例如艺人本身是否努力不懈地学习,接受新的事物,配合当时的潮流等等,这些都是能否踏上成功之路的先决条件。所以,即使外人看来条件好,但始终未能红起来的艺人,本身一定有其原因,和他们合作过的人便会了解个中因由,并非单靠一个“运”字就能解释一切。
Rigo和David相继离开“华星”,陈庆祥先生亦不再管理“电视企业”及其属下公司,人事和制度的变迁,令我对公司不再眷恋。1986年底,我离开“华星”往外闯,成立了“恒星娱乐有限公司”。当然,我也不舍得和我多年合作的艺人,但我从没想过要挖走“华星”管理的艺人,因为我认为他们是由“华星”一手发掘和培养出来的,我始终贯彻做我的原则。张国荣不同,他和“华星”只签唱片约,我们合作无间,唱片约满,他亦愿意支持我创业,在此我要很感激他,因为当时他是在很大压力下,仍然选择与我拍挡。
新公司开业前,我因事离开了香港一个星期,“华星”和“电视企业”千方百计想留住张国荣,透过很多张国荣身边的熟朋友,力劝他离开华星“认真要三思”,可能有很多后遗症。本来,“恒星”的成立除了是经理人公司、演唱会和音乐版权外,更想发展唱片部,但张国荣在“后遗症”的压力下很担心,我觉得张国荣已经这么够义气,不畏强权,我不想增添他的心理负担,惟有搁置开唱片公司的计划,与当时多间唱片公司洽谈合作制作张国荣的唱片。最后,我们选择了“新艺宝”,因为他们的条件比较合适,兼让我们有很大的自由度。
《Summer Romance》是张国荣与我离开“华星”,加入“新艺宝”后的第一张唱片,因为反应好,我们信心大增。第一首歌《无心睡眠》,我选择了日本的船山基纪编曲,并安排了张国荣在东京音乐节中做表演嘉宾(这是大会首届邀请表演嘉宾演出),于该节目中全球首次公开演出。《无心睡眠》演出前两天才在日本录音、拍封套,我特别邀请了几位资深记者到日本,为张国荣的演出及唱片作贴身报道。

演出翌日,拜托陈小宝(当年“新艺宝”总经理)坐飞机,亲自把《无心睡眠》的唱带带回香港,立即派到各大电台播放,好多谢他们的帮忙及支持,这首歌火速登上各大流行榜。《Summer Romance》是张国荣和我离开“华星”,第一张与“新艺宝”合作的唱片,对我们非常重要,这只唱片的销量很好,又在各大流行榜报捷,给我打了支很大的强心针,第一张成绩表总算有个交代。


《明报周刊》1698期-2001年5月26日


--------------------------------------------------------------------------------


张国荣在他的告别演唱会上,竭力演出
台下的歌迷,不住吼哭,央他不要走。


加盟“恒星”及“新艺宝”后,张国荣事业更上一层楼,出了很多非常畅销的唱片,如《Summer Romance》里除《无心睡眠》外,还有《共同渡过》《拒绝再玩》《够了》《妳在何地》《倩女幽魂》等多首流行经典。《Virgin Snow》在加拿大雪地取景,封套设计别出心裁,歌曲包括张国荣第一次尝试写曲的《想妳》,热门歌曲还有《热辣辣》《最爱》《爱的凶手》《雪中情》《奔向未来的日子》。后来的《Hot Summer》里有《继续跳舞》、《贴身》及与许冠杰首次合作的《沉默是金》,还有船山基纪编曲的《HotSummer》及《无需要太多》。我特别喜欢Leslie《侧面》的封面,看似黑白的照片,把他的轮廓拍得很漂亮,很突出、很细腻,皮肤滑不熘手的感觉,很多地方用电脑操作,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并不便宜的一张封面。该专辑内除了有Leslie自己作曲的《由零开始》,还有《侧面》《暴风一族》《放荡》等,都为歌迷所喜爱。每一次选曲时我们都先构思表演时的画面,不是随便挑选的,所以演出时配合舞蹈,丰富舞台效果,迎合观众口味。1989年Leslie有意退出演艺界,因此出了张《Salute》,选了十首他当时很喜欢的经典金曲向乐坛致意。到他真的去意已决,我们出了最后一张唱片《Final Encounter》,内里有他特别为告别而写的作品《风再起时》,预备是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1989年12月21日至1990年1月22日,一连33晚在红馆举行的演唱会CD及雷射影碟《Final Encounter of The Legend》便成为当时告别乐坛的最后一个作品。您们有否留意,张国荣在“新艺宝”的唱片名全是用英文!?还不是我们“八卦”,因为一张《Summer Romance》顺顺利利又畅销,往后便全用英文做唱片名,贪“老黎”嘛!


精心策划庆功


89年12月21日,张国荣告乐坛演唱会正式开始,到了最后一场开骚前,David与我拉Leslie,在台上拍照留念。回想封咪一刻,很多歌迷都在吼哭,狂呼他不要走,我一方面为他高兴,终于可以纾缓长期下来的压力;另一方面,场内感人气氛,令人非常伤感难过。演唱会完了,我的工作未完,跟着的庆功宴,从选择宴会地点、宾客名单、编位、食物、内容、保安、车位等都是经过长时间精心策划的,还得预先在宴会地点附近租了一个酒店房间,让张国荣先梳洗,换好衣服,吃点东西才过来,因为怕他要招呼客人会饿坏了。在他进来及切蛋糕的一刻,我选了首《友谊万岁》的音乐,还是从多个版本中特意选出来的,我之前听了很多遍,眼泪都会涌出来,宾客都被感动,就是这个张国荣,切完蛋糕与宾客寒暄一番后回来跟我说:“把音乐关掉吧,烦死了。”可能他不想再听感人的调子,亦可能他想转换气氛,但那一刻,我真为之气结。
张国荣在演艺圈能有今天的成绩,除了在歌唱事业发展顺利外,还有很多很好的电影配合、好的导演赏识,当时吴宇森、黄百鸣、关锦鹏、徐克等都很疼他。连当年只邀请国际巨星拍摄其广告的国际品牌百事可乐,也首次起用第一位亚洲巨星Leslie拍摄其广告,更赞助他同年的演唱会。张国荣在演艺方面能有今天的成绩,也拜电影所赐,《胭脂扣》《英雄本色》《倩女幽魂》都是代表作。


掀起广告热潮


除了香港及东南亚外,当年我们在韩国接拍的一个朱古力广告,更掀起当地一个广告热潮。此亦为韩国广告界第一次起用一个亚洲艺人来拍广告(注:但根据旧报导,周润发才是第一位),而且很落本地用电影手法去拍摄,有故事的,该广告分上、下集;上集出街后,很多观众写信到电视台、广告公司及广告商号追问下集的结果,并希望下集快些上映。当第二条片播出时,更是哄动一时。该广告之曲本非特别为这个广告而写,而是当时我们正在筹备张国荣的国语专辑,只写了一首新曲给他们听,他们觉得适合便用了,由于时间紧迫,Leslie便亲自为该广告歌填写英文歌词,歌名《To You》,想不到效果这么好。此曲出自台湾的周治平,后由刘虞瑞填写国语歌词──《天使之爱》,一首令人感动的好歌。在广告播出后,那个牌子的朱古力销量升了三百多倍,广告商更立刻洽商张国荣拍摄下一个广告,但拍摄期会在他退出乐坛后的一个月,张国荣无意接拍,令很多人失望、发愁,最后我只能推荐了其他几位香港的艺人,有没有找他们拍亦不好意思再问了。十多年前韩国有位最红的女歌手Lee Sun Hee在当地一个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场地举行演唱会,她的经理人诚意邀请张国荣作为她唯一的特别表演嘉宾,我带了一队摄影队一起到韩国,那时张国荣在当地已有一班很热情的歌迷及影迷,他每到任何地方,都有一班为数不少的歌影迷跟着。(部份片段放在告别乐坛的影碟内)。


告别乐坛原因


张国荣有意退出演艺事业的决定,在他付诸行动前一年跟我提过多次,他这决定,主要是压力太大,那时有些自称是阿伦的歌迷者(不排除是冒充,但真想不出有谁会这般无聊)将礼物放在他家门口,里面全是元宝、蜡烛、香,刚巧那时有位国际知名的女网球手在比赛时,给一个观众用刀刺伤,联想起来都觉得恐怖。张国荣一来很喜欢山口百惠,希望能像她般,在最高峰时退出,让人永远记得他最好的一面;二来,元宝蜡烛香的阴影,给他很大的心理威胁。当时我觉得他若能继续在演艺界发展,肯定可以冲出国际市场,但我力劝不遂,亦只有尊重他的意愿。他本想告别演艺界,但我在他告别演唱会的宣传上刻意加上告别“乐坛”两字,因为他还年轻,希望他以后会改变主意。除了歌唱事业外,别放弃其他表演艺术。


《明报周刊》1699期-2001年6月2日


--------------------------------------------------------------------------------


一对欢喜冤家


八十年代,张国荣与梅艳芳经常一同到外地登台,可谓一对风雨同路的欢喜冤家!
八十年代,因香港的电视剧开始在海外地区受欢迎,很多艺人都会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登台,演出场地通常比较小,多半是夜总会,所以制作上亦比较简单,大部份会用伴奏卡带或当地乐队。除了东南亚市场外,我开始尝试安排旗下艺人往欧洲、美加、澳洲等地演出。回想当年很少有机会到外地演出,每当乐队及舞蹈艺员等收到将会有出外演出消息后,均踊跃报名参加,所有人(包括歌手、乐队、工作人员等)都会不计较酬劳,抱着能一起出外游埠的心态。与现在出埠工作真是两码子的事;现在因大部份乐队、舞蹈艺员及其他幕后工作人员,都已踏遍半个地球,对出外工作已缺乏新鲜感,如场数少的话,更会拒接或诸多要求,与从前比较,真是有天渊之别。
以前外地华人市场不是很大,观众多半是餐厅的,因要等他们收工才能来看表演,所以演出时间大多数是在晚上十一时半后才能开始。那时我们的制作已经算是比较有规模了,因为带同香港一直合作惯的乐队、灯光、音响技师等,头髮化妆便由歌手自己一手包办。最早期我们会安排张国荣与梅艳芳一起往海外登台,他们是一对欢喜冤家,但如有突发事件,都能互相执生,化险为夷。有次到英国一间theatre演出,由于set-up时间很短,演出场地之音响效果亦很差,张国荣一向要求高,先彩排的他,一下子很难接受,更一声不响放下咪便返回台,待阿梅彩排完后,我们一起回台又劝又哄,阿梅亦帮口说:“音响刚刚已调好了,现在效果也不太差,可以接受的。”最后众人之“口才”令他答应继续彩排及当晚演出。另一次在马来西亚一间夜总会,当阿梅演出时,台下有位观众喝醉酒不停喧哗,更闹着要上台与阿梅合唱,Leslie即走到台前帮她挡驾及替她完成当晚演出,可说是最佳拍挡。十多年前有次去澳洲是最好玩的,该次是华人歌手第一次能踏足Sydney Entertainment Center的舞台上做演唱会(现在很多香港艺人仍然在这场地演出),这个场地有点像香港的红馆,能容纳一万人左右,以往只有美国的歌星能有这份量在这里登台,就算本土(澳洲)歌手亦少之又少。因为很少有机会往澳洲登台,故此很多人报名,不计较酬劳,只求能一起参与,好像参加免费旅行团般。该次演出是由张国荣及梅艳芳担大旗,其他演出嘉宾还有吕方、草蜢、罗明珠,负责幕后的黎小田、黎学斌领导的大乐队及其他工作人员,更有幕后嘉宾陈自强(只是去玩,大家凑热闹而已)……当地主办商安排我入住悉尼的丽晶酒店,除演出及彩排外,每天都到各名胜地点观光游览,品尝当地美食,大家都能在公余时间尽情吃喝乐,很是开心。有次在法国演出,阿梅团友们在酒店内玩捉迷藏,突然失踪了,大家以为她已回房间,只好各散东西,我们在房间找不到她,便再回花园仔细找,原来她身体不适,晕倒在草丛中,幸好我们及时找回她。


餐馆利用机会


当年到欧洲演出,很多主办商都会安排整团人在一些赞助商的唐餐馆吃饭,那些餐馆很多时便会用机会,预先发广告说某些艺人会出现(离谱一些的还会在那里唱歌),以此招徕客人捧场,待艺人来到餐馆后,便会找藉口要求艺人上台唱歌。在法国便有过这样的经历,说希望请歌手上台接受他们餐馆送的纪念品。我们坚持在台下接受,他们便硬找主持人上台宣布并起音乐,黎小田便即上台,指挥音乐停下来(还做得很搞笑的),更很高兴地代歌手接受他们的纪念品,另一边砍手已退到门口,挥手表示感激便即离去。虽然很多时与主办商都事前约法三章才去吃饭,但这些事以前欧美常发生,因在这些地方做show,很多时都靠赞助商。其实要安排整团人前往欧洲,单是机票及酒店宿亦所费不菲,演出场地不能容纳太观众,而当地的票价又不可以太高。阿梅与Leslie一同演出,一同得到歌迷的热烈欢迎,份外高兴。


阿梅好打不平怪我偏心张国荣


记得这次欧洲之旅,主办商的成本低,我又希望艺人能住好一点,故此便同意安排将艺人及工作人员分开住在两间酒店,实际上也很方便照应、照顾(打个比方喻,就好像在香港,艺人住在丽晶酒店,其他工作人员住在旁边的新世界酒店),但到达后,阿梅好不平的习惯又发作了,她坚持所有人都住宿于同一间酒店,两间酒店的房间钱已经付过,这样一搞,主办商更因小失大了,何况事前已徵询我的同意,我的出发点也是为艺人好。因为事情得不到平反,阿梅便赌气地事事与我为难,我只好请David暂时代为好照顾她,我照顾张国荣,免得双方都难下台。回港后闻说阿梅怨我偏心,只管理Leslie,忽略了她,其实我两个都疼,哪会偏心。不过,这次我算是失败了,为了顾全大局,不能做到一团和气!今天的阿梅成熟了,又是两位歌手(何韵诗、彭敬慈)的经理人,她一定理解我当时的处事方法。出外登台,阿梅和Leslie都会互相照应,遇到突发事情都会互相扶持。


两帮大哥争斗


另一次与张国荣在美国登台,听说那边有两帮大哥在争斗,差点殃及池鱼,当的主办商本来很热情,但我到达后只见他出现过两、三次,原来他是担心有人找麻烦,便很少和我们接触,把我们吓坏了。演出时,我还和他坐着一起看show;谁知道,到了加拿大后,我们才听到在美国表演那天,因为主办商恐防对头人来捣乱(其实事前他已收消息),所以戏院内外全都有多人把守,还放了很多武器在戏院内。他们事先都没有跟我提及,是怕我们知道后全部跑掉了。真不敢想像在枪林弹雨中张国荣会怎样唱歌,这些桥段,只会在电影中才出现吧?!


《明报周刊》1700期-2001年6月9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