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音乐相关 > 正文

经典香港电影歌曲:一个时代的文本记忆

日期:2014-08-13 来源:观察与思考(2008.9.17) 作者:王珏惠 浏览: 字号:TT

  被誉为“东方荷里活”的大都会—香港,曾制作过许多让世人津津乐道的电影。如今,很多人一想起《黄飞鸿》、《古惑仔》、《倩女幽魂》、《笑傲江湖》等港产片时,也会自然而然地想起这些电影的主题曲。而这些朗朗上口旋律动人的歌曲,如今已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铭刻在无数人的心中。

  其实,大凡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出生的人,一定对早年所看过的香港电影记忆犹新。《倩女幽魂》《胭脂扣》《笑傲江湖》等等,都是大家心中的最爱,而这些电影作品里的主题曲与插曲当年更是风靡全国,无论走在大街亦或穿行于小巷都能听到。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歌曲却都只留在很多人的记忆中,而音像店里已很难再找到这样的唱片了。偶尔去一下 KTV,这样的老歌亦是难寻了。即便现在可以在网上找到一两首,但音质也大多不尽人意。于是不由感慨,辉煌一时的香港电影歌曲时代,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从《倩女幽魂》到《沧海一声笑》 

  1988年,由王祖贤、张国荣主演的《倩女幽魂》,不仅让这部电影风靡整个东南亚,其中,由张国荣演唱,歌坛鬼才黄霑作词作曲的电影主题曲亦红遍两岸三地。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一句高昂开阔的“ 人生路”,表现了男主角对未来的道路有着激情般的憧憬,虽然艰难崎岖,但梦和爱在他的心中。张国荣在演绎这首歌时,嗓音是开放的,有沉郁但绝不压抑,就如电影中那个不谙世事的青涩书生对人生的感悟。而这一点,在在一段快节奏的过渡后又了更深的体现。 

  那年,电影制作组的确找对了人。当年的香港歌坛,只有张国荣低沉醇厚的嗓音才能带观众一同进入到那个奇幻的世界和故事之中,让人看到诡魅奇美的聂小倩与善良淳朴的宁采臣之间一段轰轰烈烈的人鬼情。 

  “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从何去/觅我心中方向”当后来大街小巷都充斥着这首歌时,歌词中的唯美和淡淡忧伤,足以让那个年代风花雪月的青年迷醉。 

  而到了1989年,同样一部经典影片《胭脂扣》中的主题曲再一次将粤语电影歌曲推向高潮。 

  这部电影的片尾曲《胭脂扣》是1989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梅艳芳的苦情唱腔加上低沉浑厚的声线似幽魂般的空灵,凄苦幽怨又辛酸沧桑。如花的坚定痴情、十二少的懦弱多情,当美貌如昔的如花穿越时空追寻而来时,他已是垂垂老朽。而当她决绝离去时,他才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唤,直教人感动的唏嘘不已。 

  如今影片的两位主角—梅艳芳和张国荣都已离开人世,惟留下这段凄美哀怨的情事让世人追忆。 

  “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情象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幽怨的歌声中,我们仿佛又能见到扮成男装的如花和十二少初相识的那一幕。一个倜傥潇洒,一个面如冠玉,错了都错了,在这似男似女的错落中,注定了爱情的悲婉;再忆十二少为如花写的对联:“如梦如幻夜/若即若离花”,即是写她也是写他,爱情的虚幻即美好又凄迷。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1991年,由黄霑作词作曲的电影《笑傲江湖》中的插曲《沧海一声笑》荣膺1991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沧海一声笑》是笔者认为香港电影插曲中最优秀的歌曲。之所以这么说,完全因为这首歌把黄霑的大气磅礴、许冠杰的潇洒自得和罗大佑的沧桑透彻完全表现出来了。 

  整首歌曲一泻千里,畅快淋漓。一直忘不了电影画面上一群侠士白衣儒冠,泛舟于泱泱江水之中。黄昏之下,琴声悠悠,于沧海中一声笑,多少凡尘俗世抛于身外。而最后一段的三人合唱更是豪爽至极,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云山苍苍,山高水长。
 

已成经典的黄霑时代 

  说到香港电影歌曲,香港词坛教父黄霑不可不提。 

  如果说许冠杰是香港粤语歌曲的开山祖的话,那么与顾嘉辉并列“辉黄”之一的黄霑先生则堪称词坛宗师。黄霑,原名黄湛森,1941年出生于广州,家有兄弟姊妹八人,他排行第六。1949年他随父母移民香港;早年入读喇沙书院,后升读港大,1963年毕业于港大中文系。毕业后曾做过一段时间教师,后转到电视台工作,1965年投身广告创作及填词。 

  据黄霑自己说,他1961年代踏入娱乐圈做电视节目,自那时就已开始填写歌词,但直到70年代末那些电视剧主题曲才让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之后他的经典作品一直延伸到整个八十乃至九十年代,当然八十年代才是他的最辉煌期。 

  上世纪70年代末,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电视剧主题曲让他的名字家喻户晓。《家变》《狂潮》《强人》《大亨》《抉择》《风云》《射雕英雄传》《上海滩》等等这些电视剧的主题曲都是黄霑的佳作。那个时期,可以不夸张地说,香港几乎每个角落、每个人都唱过他填词的歌。从此他走上了自己填词生涯的高峰,渐渐开始为电影作词作曲,伴随着香港电影《英雄本色》《倩女幽魂》《青蛇》《黄飞鸿》等陆续走红,黄霑的词曲也传遍了华语地区。黄霑的词作品是他侠义精神与人生哲学结合的最佳体现,词坛小生林夕在点评黄霑时说:“以文言笔法写词有如行钢线,一不小心便会一面倒。只有学贯五经才能欣赏。” 

  而令人感到神奇的是,进入21世纪,即使满耳是R&B和口水歌充斥大街小巷,黄霑也没有销声匿迹。 

  在2003年SARS肆虐的时期,他组织了一台《狮子山下》群星演唱会,给低落的香港人送去信心。2004年 1月,他还特意为中生代歌手梁汉文打造一首《情常在》,提醒港人把“情”放在首位,不应以功利作为衡量事物的惟一标准。由此看来,黄霑能40年长盛不衰,除了才华使然,也因他在保持优秀传统和本土情怀的同时,不断敞开怀抱,与时俱进。 

  黄霑的词曲充满了侠义之风,比如《万水千山纵横》的“豪气吞吐风雷,饮下霜杯雪盏”、“谁知心醉朱颜,消逝于烟雨间”,唱来令人感到特别的回肠荡气,义薄云天。而黄霑的“侠歌”广义上还可包括一些有侠义精神的时装肥皂剧主题曲,尤以一曲《家变》的经典警句“变幻是永恒”折射人生无常之哲理。 

  多年之后,黄霑在香港著名歌手罗文的葬礼上,由好友去世延伸到对这句歌词的解释:人生苦短,小小苦楚等于激励;世事有变,就世事常变,变幻原是永恒。 

  还是那首写给香港的“市歌”《狮子山下》: 

  《狮子山下》始演于1973年,为电影式的系列电视剧,前后持续21年,超过二百集,为港岛千家万户所耳熟能详。黄霑给该剧歌曲填词,由罗文演唱,脍炙人囗。剧中抒写了香港“草根”阶层挣扎苦斗、逆境求强的故事,在香港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很有励志的色彩。也正因为此,2002年,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梁锦松便曾引用这首歌的歌词寄语市民,可见其对香港社会影响之深远。 

  2004年11月,因肺癌复发,64岁的黄霑与世长辞。他走后,无数网民追悼他:黄霑走了,音乐哭了。
 

香港电影音乐的尴尬与奋进 

  历史是公平的,盛极必衰就是历史对于狂热的还债方式。即使香港没有黄霑,没有那些至今让人传唱不休的经典电影歌曲。 

  其实早先的香港电影对配乐是不太重视的,配乐的原创性极差,质量也不高,基本上就是一些舶来歌曲,音乐与电影甚至有合不上拍的例子,当然这也受成本和导演本身的素质影响。后来,香港流行搞笑喜剧,就电影本身来讲,还是不错的( 如许冠文的喜剧),但由于突出了演员的搞笑手段,音乐就变的如鸡肋般可有可无了。 

  但音乐是电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电影艺术的魅力也正在于能够综合多种艺术形式来表现生活。 

  香港电影金像奖从第二届(1982年)开始加入最佳电影音乐的评选也正说明其大势所趋。但香港电影音乐却并没有因此繁荣起来,由于创作时间太短,或者音乐人不能系统的看到成片,特别是导演与配乐者缺乏交流,致使一些配乐作品并不成功甚至面目全非。 

  虽然,创作力薄弱更是香港电影音乐陷入低潮的重要内因,但是让香港电影音乐沉沦的外因同样不能不提。从经济意义上来讲,八十年代贵为亚洲四小龙的香港,的确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跃进时代,也正是在这种物质的飞跃中,反过来刺激了香港乐坛的发展。但随着90年代中期以后整个东南亚地区经济的低迷,香港不仅放慢了自身发展的速度,更有了一种不进则退的停滞。这同样影响到了香港的音乐市场,赚钱比娱乐更重要,音乐当然也就退居生活的二线,唱片公司也随之紧缩银根,减低投入,低成本的运作方式,当然就无法给港乐纵横四海提供坚实的物质保障。 

  而最致命的还是全球音乐市场的低迷,尤其是盗版、网络下载的侵袭,致使香港唱片市场前所未有地陷入低谷。唱片的滞销也逼使唱片公司转换了经营思路,新闻效应和商业活动成为包装歌手最首要的策略,由此带来的恶性连锁反应,则是音乐制作水准的愈发下降,唱片中的音乐比重越来越低,而肯掏钱买唱片的人也就越来越少,纯粹走音乐路线的唱片公司,更是在低迷的市道中纷纷关闭。 

  虽然以刘德华为首的“四大天王”曾经统领了90年代初期香港乐坛大半壁江山,特别是1993年,在“香港十大中文金曲”的颁奖上,年度十大金曲中更有八大出自“四大天王”。尤其是一些经典影片中的主题曲或插曲,更少不了由“四大天王”来锦上添花。 

  可是到1994年以后,尽管“四大天王”依然雄风犹在,但有影响力的作品却逐渐减少,而此时大环境下的香港音乐更如吸毒者般抱定了“四大天王”这支救命稻草,因为到了这个时候,除了“四大天王”之外,香港乐坛已经贫瘠一片,再无任何后继力量可以期望,于是越依靠越沉沦,尤其是当张学友、黎明等在1999年开始宣布从此退出各种颁奖之后,尽管香港不乏优秀词曲创作者,也不乏出现过一些优秀的电影音乐作品,但那些影片中的主题曲或插曲却再也没像80年代那样传唱不息。 

  所以,香港电影乐坛曾经有过的盛世之景,最终也就只能随同“四大天王”这支战舰的沉没而一起沉没。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