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影视相关 > 正文

《阿飞正传》经典对白

日期:2008-03-18 来源:TOM 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张国荣:多少钱?
  张曼玉:两毛钱,瓶子按金五仙。
  张国荣:你叫什么名字?
  张曼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国荣: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应该叫做,叫苏丽珍。
  张曼玉:是谁告诉你的?
  张国荣:你今晚会梦见我。
  

  张曼玉:我昨晚没有做梦见到你。
  张国荣:是呀,你昨晚一直没睡。这是没用的,你一定会见到我的。

  
  张国荣:你今天有点不同。
  张曼玉:没有,有什么不同?
  张国荣:没有?那怎么你的耳朵红红的?
  张曼玉:你到底想怎样?
  张国荣:我只不过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张曼玉:我干嘛要和你做朋友?
  张国荣:看着我的手表。
  张曼玉:干嘛要看着你的手表?
  张国荣:就一分钟。
  张曼玉:时间到了,说吧。
  张国荣:今天几号了?
  张曼玉:十六号。
  张国荣: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张曼玉独白: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之后他真的每天都来,我们就从一分钟的朋友变成两分钟的朋友,没多久,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

  
  张曼玉:我们认识多久了?
  张国荣:很久了,不记得了。
  张曼玉:我表姐快要结婚了。
  张国荣:是吗?替我去恭喜她。
  张曼玉:她说结婚以后会搬到家公家婆那边住。
  张国荣:那就是说?
  张曼玉:那就是说我得找地方搬了。
  张曼玉:我想搬到这里和你一起住。
  张国荣:好。
  张曼玉:那我怎样跟我爸说呀?
  张国荣:说什么?
  张曼玉:我们的事呀。
  张国荣:我们的什么事?
  张曼玉:你会不会和我结婚?
  张国荣:不会
  张曼玉: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佣 人:(上海话)弟弟呀,你这边走,快点。你妈喝醉了,吐得一塌糊涂,我很担心呀。
  张国荣:倒杯茶给她。
  佣 人:(上海话)弟弟呀,你饿了吧?要吃些东西不?
  张国荣:那男人是谁?
  

  男 人:告诉你只有一对耳环,你要的,还给你好了!
  张国荣:你不只是偷了这么少吧?
  男 人: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没偷,是她心甘情愿给我的。
  张国荣:你是说她心甘情愿倒贴给你了?
  张国荣:你倒真有本事,赚女人的钱。
  男 人:不要打我呀......别打,别打我......
  张国荣:说什么?说呀......大声点......
  男 人:是我偷的......
  张国荣:大声点......
  张国荣:我告诉你,不要让我知道你再见到我老妈!
  

  张国荣:你可以进去换衣服了。
  张国荣:我留下了一对耳环,不知道你看见没有?
  刘嘉玲:我没看见呀,我帮你找找看。
  刘嘉玲:喂,你干嘛拿人家的钱包!
  张国荣:你很喜欢这对耳环吗?送给你了。
  刘嘉玲:喂,怎么只有一只耳环?
  张国荣:我在楼下等你。
  

  刘嘉玲:这是什么地方?
  张国荣:我家嘛。
  刘嘉玲: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回家?
  张国荣:你可没说不来呀。
  刘嘉玲:你一个人住?
  张国荣:是的。
  刘嘉玲:那房租是不是很贵?
  张国荣:四十块钱。
  刘嘉玲:哇,我们家住的那间房才二十八块。
  刘嘉玲:你经常带女孩子回来的吧?
  张国荣:也不一定的。
  刘嘉玲:先说好了,我只上去坐一会儿。
  刘嘉玲:闷闷的,这儿住了很多家房客吗?怎么这间房空了?
  张国荣:你倒喜欢在别人房子里走来走去。
  刘嘉玲:厕所在哪里?不如我们去吃夜宵吧。
  张国荣:你怎么不早说。
  刘嘉玲:外面雨很大,我还是走了,你送我回家吧。
  张国荣:你想回家的话怎么又跟我上来?
  刘嘉玲:说好了只坐一会儿,你拿我当什么人了!你别以为我很随便,你以为送我一对廉价耳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可跟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不同。
  刘嘉玲:你不要再走过来!
  张国荣:你想你可以停止呼吸多久?
  

  刘嘉玲:啊!有贼!
  张国荣:谁!
  张学友:是我。
  张国荣:认识的。
  张国荣: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从那儿爬上来。
  张学友:免得门口那印度人罗罗嗦嗦的,我不知道你有朋友在,我走了。
  张国荣:喂,走楼梯吧。
  张学友:从哪里来,从哪里走。
  刘嘉玲:你朋友蛮怪的,他是干什么的?
  张国荣:你别多问了。
  刘嘉玲:他是不是做贼的?
  

  刘嘉玲:几点了?
  张国荣:三点多了。
  刘嘉玲:我回家了。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吗?
  张国荣:也许吧。
  刘嘉玲:那你打电话给我吧。
  张国荣:好。
  刘嘉玲:你有我的电话吗?我写给你。。。十一点以后才打过来,之前我还没回去。
  张国荣:梁凤英?你不是叫露露吗?
  刘嘉玲:那儿的同事不知道我的英文名。
  刘嘉玲:你可真会打来才好。
  张国荣:行了。
  刘嘉玲: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打给我的!
  张国荣:我会的。
  刘嘉玲:你根本没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来。
  张国荣:你都写下来了我干嘛要记住呢?
  刘嘉玲:那不见了怎么办?
  张国荣:电话都可以不见那人也可以不见了。
  刘嘉玲:你试试看,如果你不见了,我就泼你镪水,把你的脸划花。
  张国荣:不要和我说这些东西。
  刘嘉玲:你有本事,你治得了我,我拿你没办法。
  张国荣: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替你叫出租车。
  刘嘉玲:我今晚不想回家了。
  张国荣:那你在这儿睡吧。

  
  张学友:早上好。
  刘嘉玲:咦?你还坐在这儿?不用回家吗?
  张学友:你也没回家嘛。
  刘嘉玲:我不和你说了。
  张学友:喂,我以前见过你吗?
  刘嘉玲:我不觉得你眼熟呀。不过你有没有留意过我你自己才知道了。
  张学友:你是干什么的?
  刘嘉玲:我是干什么的?你把收音机开大声点吧。
  刘嘉玲:怎么样?猜着没有?
  张学友:还没有。再跳一次可以吗?
  刘嘉玲:那是寻我开心了。
  张学友:喂,喂,你叫什么名字?
  刘嘉玲:叫我咪咪好了。
  

  张国荣:(独白)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张学友:伯母。
  养 母:(上海话)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刘嘉玲:挪一下。喂,那人是谁?
  

  养 母:(上海话)你算什么意思?
  张国荣:什么什么意思?
  养 母:(上海话)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晓得。你干嘛打人了?
  张国荣:他骗你钱了嘛。
  养 母:(上海话)什么人说他骗我钱了?
  张国荣:还要人说?他不是为了你的钱还会和你在一起?人家什么年纪?你什么年纪?你不年轻了。
  养 母:(上海话)对呀,他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但他令我开心呀。我养你这么大了,我钱还用得少吗?你可有令我开心过?
  张国荣:那你有令我开心过吗?既然这样,大家一起不要开心好了。
  养母:(上海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国荣: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
  养母:(上海话)我不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找自己的娘是吗?有本事自己去找呀。我养你这么大,我要说的话早就说了。我以前不说,是因为我舍不得你,我现在更加不会说了,我觉得不值嘛。我告诉了你,你去找她,我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你也不会记得我。干什么?干嘛瞪着眼睛看我。好哇,我就要你恨我,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广东话)对我好点吧,(上海话)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否则想也甭想。
  张国荣:好,那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告诉我。
  

  刘嘉玲:他妈妈是不是很有钱?
  张学友:大概是吧,她以前是交际花。
  刘嘉玲:你认识旭仔很久了吗?
  张学友:小时候他家就住在我们车房楼上。
  刘嘉玲:哦。其实你知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张学友:不知道。
  刘嘉玲:可是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全都知道。
  张学友:什么呀!
  刘嘉玲:你不要喜欢我呀!
  

  刘德华: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张曼玉:我在等朋友。
  

  张国荣:什么事?
  刘德华:下面有个女孩说认识你,你最好下去看看。
  张国荣:我下去一下。
  

  张国荣:你来找我干什么?
  张曼玉:我想收拾一下东西。
  张国荣:那就上来吧。
  张曼玉:我想回来你身边。
  张国荣:回来干什么?我不适合你,我不是一个喜欢结婚的人。
  张曼玉:不结婚也不要紧,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张国荣:为什么要迁就我呢?迁就得一时,迁就不了一辈子,你和我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
  张曼玉: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张国荣:我这一辈子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最喜欢哪一个。
  张国荣:你在这儿等我,我帮你收拾东西。
  张曼玉:你上面有人?
  张国荣:......
  

  刘嘉玲:外面那人是谁?
  张国荣:问这么多干嘛?
  张国荣:把拖鞋脱下来。
  刘嘉玲:干什么!
  张国荣:那是人家的拖鞋。
  刘嘉玲:谁说是她的?有记号吗?
  张国荣:你脱不脱!
  刘嘉玲:我不脱!不知从哪里有个女人跳出来,指指点点都说是她的,我怎么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女人?要是有个女人跳出来说你是她的难道我也要给她吗?我什么也不给,我能进这地方,什么都是我的。
  

  张国荣:你上来干嘛?不是说好了在楼下等我吗?
  张曼玉:我先走了。
  

  张国荣:你今晚和拖鞋睡吧。
  刘嘉玲:你这么紧张这双拖鞋是吧,我扔回给她!你满意了吧!反正这屋子里什么都不是我的,我在这儿算什么?我走好了。
  张国荣:你走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刘嘉玲: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子。
  刘嘉玲:我才不会象她那么蠢。
  刘嘉玲:你怎么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刘德华:又是你?还没回家?有很多事情,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张曼玉:你可不可以借几块钱给我坐车?
  刘德华:只有五块钱,够吗?
  张曼玉:那如何还给你?
  刘德华:不用了。
  张曼玉:......
  刘德华:我每天都在这一带走来走去,总有机会碰上的。拿去吧。
  

  张曼玉:嗨。
  刘德华:是你?
  张曼玉:我来把钱还给你。
  刘德华:不用着急,迟一点也没关系。
  张曼玉:不太好的。
  刘德华:你没事了吧?
  张曼玉:我先走了,还要上班。
  刘德华:这么晚?什么工作?
  张曼玉:我在南华会上班。今晚有夜赛,我要去卖票。
  刘德华:那我以后看球可以免费了?我以前很喜欢看球的,但现在太忙。
  张曼玉:如果你以后想看球的话,不用买票,来找我,我请你看。
  刘德华:那先谢了。
  张曼玉:再见。
  

  张曼玉:跟我谈一会儿,好吗?
  刘德华: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我帮不上忙的。
  张曼玉:我只想谈一会儿。
  刘德华:你没有朋友吗?
  张曼玉: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事。
  刘德华:那你还跟我说呀?
  张曼玉:如果我不再......我不想走回来的,我答应过自己以后不再走回那儿去,如果我再回去我一定会恨死我自己。我不要恨自己,你帮帮我吧。
  

  刘德华: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张曼玉:只要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了。
  刘德华:你总是说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过的?如果你过得了昨晚,今晚就不会在这儿了。做人,要么要,要么就不要。如果你真的不能没有他,那你回去告诉他你不能没有他呀。不然的话,从这一分钟开始你就当作从不认识这个人。
  张曼玉:你别提这一分钟!
  张曼玉: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
  

  张曼玉:我小时候在澳门的时候就已经很想坐电车了。我记得表姐每次回来,我都会问她什么时候带我来香港。
  刘德华:你表姐是香港人?
  张曼玉:她小时候就来香港念书。她很能干的,刚毕业就在洋行找到工作。她男朋友也很有本事,她快要结婚了。
  刘德华: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运气,做人千万不要比较。从前我不觉得自己穷,直到念书后,同学们每年都有新校服,而我来来去去都是那一套,那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穷了。
  张曼玉:那你怎么会当起警察呢?
  刘德华:我本来想跑船的,不过我妈身体不好,家里又没有其他人,我只好留下了。
  张曼玉:你每天晚上一个人这么走来走去,会觉得闷吗?
  刘德华:也不算很闷。
  张曼玉:我累了,我想先回家去了。
  刘德华:好的。要是真的没人陪你谈心,你来找我吧。
  张曼玉:你要工作,老是打扰你不太好的。
  刘德华: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每天大概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里。
  刘德华:够钱坐车吗?
  张曼玉:够了。再见。
  

  刘德华:(独白)我从来也没想过她真的会打电话给我,但每次经过电话亭的时候我总会停一阵子。可能她已经没事回澳门去了,又或者她真的只需要有人陪她说一晚话。没多久,我妈死了,我就去跑船了。
  

  刘嘉玲:“我的心也碎”。。。我漂亮吗?
  张国荣:地抹了没有?
  刘嘉玲:抹过了,只不过干得快。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喔。
  张国荣:发就挑毒一点的。
  刘嘉玲:怎么啦,没有抹地又怎么样?干吗要人家发毒誓?上街回来我再抹好了。
  刘嘉玲:那就先抹完再上街,可以了吧?
  刘嘉玲:你不要不说话,好吗?你好象整个人心情坏坏的,这样吧,我请你看电影。
  刘嘉玲:你没钱的话,我这里还有十几块钱。你是不是很拮据?我养你好了。我有个姊妹刚转到东方做,她说当舞小姐很赚钱的,我倒无所谓,不过你得每晚接我下班。
  张国荣:那我岂不是成了小白脸?
  刘嘉玲:怕什么?开心就行了。我也不会告诉别人。
  张国荣:你不是说要看电影吗?那走吧。
  刘嘉玲:我得先把头发弄好......那手袋......你不换衣服了吗?你还没换拖鞋......
  

  养 母:(上海话)今早老头子和我喝茶,他看我心情不大好,叫我跟班他到美国去。我也晓得,我这年纪,要找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是非常困难的了,既然老头子对我这么好,也就是他了,老是老了点,但心地蛮好的,你觉得怎么样?
  

  养 母:(上海话)这次走了我是不会回来的了,如果你喜欢,跟我一道去吧。假如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张国荣:今时今日你当然不会勉强我了,你自己要走嘛。别妄想了,你要我对了你这么多年,现在若无其事说走就走?我不会让你走的。
  养 母:(上海话)你放心好了,我养了你这么些年,不会不理你的。我都替你安排好了,房子留给你,钱我每个月会寄给你。
  张国荣: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只要你留下来。一直以来你不愿意放过我,现在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试试看。
  养 母:(上海话)你吓唬我?好哇,我根本不想走,再过两年我老了,那是说你养我了?你有什么本事养我?
  张国荣:我不管了,养不了的话就大家搂在一块死好了,你一直希望这样呀!
  养 母:(上海话)你真有出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和我作对,为什么不可以对我好一点?
  张国荣:你想我对你好就不该早说穿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不说一切都好了,你偏偏说一点留一点。我只想知道谁是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给了我一个借口恨你?
  养 母:(上海话)你有本事自己找去呀!菲律宾地方又不大,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你不敢去是吧?你是怕万一发现亲生母亲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能还不如我呢!
  张国荣:这不关你的事。总之你一天不告诉我,我一天不心息。大家一直折腾下去,始终有一天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谁生我的。别人告诉我我不会那么痛快,我一定要你亲口说,除非你死了,那么大家也就安乐了。
  养 母:(上海话)我当初是不该让你晓得。我告诉你是因为你不是我亲生的,我想你终究会离开我。我以为自己会看得开,我没想到会舍不得你。我一直不告诉你,是有点自私,不过我其实是为你好,我想保护你。他们根本不要你,假如要的话老早便来找你了,你不会明白的,我晓得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得进去。这几年来你一直放纵自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要报复嘛。好,我现在告诉你,你亲娘是谁,我受够了,你以前做人总是用这个借口,你以后再不可以用这个借口了。你想飞呀?好,你飞呀!你要飞就飞远一点,你不要有一天让我晓得,你一直在骗自己。
  

  张学友:决定了?
  张国荣:说了这么多次了,也是时候去一次了。
  张学友:那也好。你打算去多久?
  张国荣:到了那边也不知道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张学友:那你自己保重了。她知道吗?
  张国荣:知不知道我还是要走的。她来烦你的话就告诉她我走了
  张国荣:拿去吧,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的,好好待它。
  

  刘嘉玲:他有没有来过?
  刘嘉玲:我问你他有没有来过!你以为不理我就行了吗?我知道你时常有见他。你干嘛这么贱呀!人家说了不要你了,你怎么还死缠着他?
  张曼玉:说够了没有!现在他不要你了,你自己回家哭呀!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原来他不是对我特别坏,也不会对你特别好。
  刘嘉玲:你不要气我!
  张曼玉:他对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
  张曼玉:坐一会儿好了,我们要关门了。
  

  刘嘉玲:其实我不应该来的,我不应该给你一个痛快的机会。不过我始终觉得他爱我多一点,说到底他是因为我而离开你的。
  张曼玉:这种事,早点知道比晚点知道要好。现在哭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已经没事很久了。
  

  养 母:什么事?
  刘嘉玲:你儿子有没有来过呢?
  养 母:没有。
  刘嘉玲:那你知道怎样才可以找到他?
  养 母:不知道,他的事从来不跟我讲。
  刘嘉玲:如果你。。。如果你见到他的话请你告诉他咪咪找他,他有我的电话。
  

  养 母: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见到他,我明天就要到外地去了。
  刘嘉玲:他会和你一起去吗?
  刘嘉玲:我想看看你的房子。
  刘嘉玲:每次跟他回来他都要我在楼下等,我老是想知道房子里面是怎样的,看清楚了也不过如是。我是不是很傻?
  养 母:不是呀,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要不要给你叫辆车子?
  刘嘉玲:不用了,谢谢。
  

  刘嘉玲:是你?还以为是旭仔。
  张学友:他去了菲律宾。
  

  刘嘉玲:跟着我干嘛!
  刘嘉玲:我叫你不要跟着我!你走呀,我不想看见你!
  张学友:你为什么要赶我走?你就让我跟着你呀,我只是不想你发生什么事。
  刘嘉玲:我不用你对我这么好,我早就叫你不要喜欢我。你这算什么?接收呀!车归了你,人又归你,你配吗?他不在不代表我要喜欢你,我不会喜欢你的!
  刘嘉玲:你干什么!你不要挡着我,你放手!
  刘嘉玲:我真的很想去菲律宾,我真的很想去。
  

  张学友:收下吧。
  刘嘉玲: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张学友:正如你说的,要般配嘛。那车,他坐上去好看,我坐上去总不象话,既然这样不如卖掉算了。
  张学友:真的想去菲律宾的话就去吧,见到旭仔替我说声对不起,他的车我开不好,卖掉了。万一找不到旭仔......回来找我吧。
  

  张国荣:(独白)我终于来到亲生母亲的家了,但是她不肯见我,佣人说她已经不住这里了。当我离开这房子的时候,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我只不过想见见她,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
  

  刘德华:有没有房间?
  房 东:房租一天三十块,加床五块钱。那你要住几天?
  刘德华:我住两天,我等船开,谢谢。
  刘德华:谁呀?
  妓女甲:先生,你一个人住吗?
  

  妓女乙:(菲律宾话)怎样,还不行?你想怎样?怎么,你不喜欢?小心呀!不要告诉我你会帮我。起来呀,你真的要睡在这里?喂,你不是认真的吧?这里有很多坏人经过的。喂,起来呀。
  

  妓女甲:你没有出去?
  刘德华:刚回来。
  妓女甲:你有人在?
  刘德华:朋友而已。
  

  张国荣:是不是碍着你了?
  刘德华:没有。
  张国荣:她算不俗的啦。
  刘德华:你以前来过这儿?
  张国荣:唐人街能有多大?这家旅店很多人喜欢,来的人都喜欢住这里。你从香港来的?
  刘德华:是的。
  张国荣:你干那一行的?
  刘德华:跑船的。
  张国荣:干了多久?
  刘德华:刚改行。我以前当警察的。
  张国荣:不错嘛。怎么不当警察跑去跑船?
  刘德华:只是想出来走走。对了,你来菲律宾多久了?
  张国荣:几个月了。
  刘德华:来干什么?工作?
  张国荣:我可不喜欢工作。我来找家人的。
  刘德华:找着没有?
  张国荣:算找着了吧。哼,手表都没了,现在几点了?
  刘德华:三点半了。
  张国荣:出去喝杯酒吧。
  刘德华:不了,太晚了。
  刘德华:如果太晚不方便回家的话,就在这儿睡吧,我这儿有酒,随便喝。
  张国荣:我可没有家。我想反正天亮了要到车站,只剩下几个小时了,喝点酒总比睡觉好。
  刘德华:你要到别的地方去?
  张国荣: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腻的,正如你说的,出来走走。你要酒吗?
  张国荣: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刘德华:等船把货下完吧。我猜大概要两天吧,两天后就回香港。你呢?回去吗?
  张国荣:也许吧。但即使回去我想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后了。
  刘德华:我想,回到香港在街上碰到,大家也许都不认识对方了。
  张国荣:希望不会吧
  张国荣:我以前见过你没有?
  刘德华:想不起来了。我记性不太好。
  张国荣:我也是。
  

  刘德华:喂,你究竟乘那班火车?
  张国荣:我没说过要来坐车。
  刘德华:不是坐车,你来火车站干什么?
  张国荣:等人。
  张国荣:我先进去谈些事情。这顿先欠你的,下次有机会再请你。
  

  票贩子:这是个做得十分好的护照,这是我的工作,你喜欢吗?好了,钱呢?
  张国荣:钱?我没有钱。
  

  刘德华:那么快就好了吗?
  张国荣:快跑!
  

  张国荣:你有没有去过美国?怎么不作声?怕上不了船?
  刘德华:不是人人都象你那样,吃饱了没事干,我得工作,知道吗!
  刘德华:你要美国护照,拿钱去买呀!没钱就不要惹事生非了,你知不知道刚才会没命的。
  张国荣:只是刚才才会死吗?人随时都会死,火车出轨也可以呀!那怕得了这么多?
  刘德华:你要找死没人管得着,可别连累我。
  张国荣:我早叫你走了,现在是你跟着我的。
  刘德华:巴不得刚才摔死你这个混蛋!
  

  张国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鸟......
  刘德华:听过,没有脚的那种嘛。你这些话哄哄女孩子可以。你象鸟吗?你那一点象鸟?你不过是我在唐人街捡回来的酒鬼而已。象鸟!你会飞的话就不会呆在这里了。飞呀!有本事你飞给我看看?
  张国荣:有机会的,到时候你别自卑。
  

  刘德华:告诉我呀!要多久才到下一个站?
  列车员:(菲律宾语)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ay again.
  刘德华:How long ? how long to next station ?  tell me .
  列车员:Twelve hours.
  刘德华:Twelve hours?
  

  养 母:(上海话)那天从医院走出来,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生活了。因为我每个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直到那孩子十八岁。
  

  张国荣: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后一刻会看见什么,所以我死的时候一定不会闭上眼。你呢,最后一眼你想看见什么?
  刘德华:一生这么长,很多东西也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最想看见什么。
  张国荣:想一下吧,反正跑船这么闷。人一生也不会很长,现在想也是时候了。
  
  
  张国荣:(独白)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
  

  刘德华:(独白)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刘德华:你可记得去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时你在干什么?
  张国荣:为什么这样问?
  刘德华:没什么。我有个朋友考我记忆力,她问我那天做了什么,我可忘了,你呢?
  张国荣:是她告诉你的?
  刘德华:我还以为你忘记了。
  张国荣:要记住的我永远都会记着的。你们有来往吗?
  刘德华:一段时间。我跑船之后就没联络了。你呢?
  张国荣:我?没有了。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刘德华:没有了。我们只认识了一段很段的时间。
  张国荣:你很喜欢她吗?
  刘德华:不是。只是朋友而已。
  张国荣:要是你有机会碰上她的话,你跟她说我什么都忘了,这样大家都会好过一点。
  刘德华: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碰上她。也许再碰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我忘了。
  

  房 东:一个女孩子来这里,你不怕危险吗?
  刘嘉玲:我听说香港来的人都住在这里,所以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