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我的酸甜苦辣

日期:2006-09-15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张国荣 浏览: 字号:TT

我的酸甜苦辣 (一)

我在乐坛多年,尝尽不少酸甜苦辣的滋味,今日总算有了一点点成绩,这些成果,都是经过不断的努力争取得来的。我并非象一般幸运儿,一出道便一炮而红,而是一步一步从基层爬上来,经过很多挫折,也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但凭自己的一股毅力,不断地自我策励,才令歌迷由最初的抗拒,继而接受,以致现在狂热地拥戴。其间历尽辛酸的过程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

回想往年,难免令人感触一番。当时年少气盛,所追求的莫过于名与利,但是时运未到,不管如何努力,到头来还是得不到共鸣。

我承认在当时一度灰心失意,因为自己永远在次要位置,别人不做的戏由我顶上,另人不唱的歌由我接唱,我曾经质问自己究竟为了什么,既然做得不开心,又为何还留在这个圈。

自幼得到父母怜爱的我,从未受到什么重大挫折,所以那一段时间真是直接打击了我的士气。不过因为生性好胜心强,加上对自己极具信心,我不相信就只得这样的成绩,所以才决定继续留在娱乐圈等机会。

当一个人去等待一件未知会否发生的事时,心情是相当矛盾的,因为无止境地等有成绩固然开心,若到头来还是一片空白,真会后悔为何如此浪费青春。

但是我没有顾虑太多,还是一直地做,尽管被人拆台,被人责骂,我也硬着头皮忍受。最记得有一次,我在表演之时,为配合台风,把头上帽子抛向观众席,却即时被抛回台上,当时令我十分伤心,真想找个洞钻下去呢!这不快的经历,相信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记得早几年的我,每逢遇上一班朋友聊天叙旧,他们都会问我为什么不开心。脸上总见不到欢颜。

我想自己可能患上忧郁症,至于病源则是对自己不满,对别人不满,对世界更加不满。那段日子真可以用黑暗时代来形容,只要空闲我都会泡迪斯科直至夜深,用吵声来麻醉自己,用烈火酒来刺激自己,晚晚夜夜笙歌作乐,别人眼中可能是人生几何,但是久而久之,我由麻木到厌倦,由无所谓变为讨厌。

由这时开始,我觉得不可能再用消极方法去面对现实,而是应该积极一点,因为运气并非偶然,必须靠自己把握,更重要还是靠实力取胜,所以我仍然继续勤练唱歌,亦在演技方面不断磨练。

撇开别人接受与否的问题不说,我觉得付出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起码所唱的歌,所演的戏,明显是有进步,尽管别人还继续将我和其他人比较,不过于我而言,看到一点成绩总是感到欣慰的。

从事娱乐工作至今,观众一直未停过把我与某某比较。我不知为什么如此,总是把无关的事情扯到我身上,最初我是极不喜欢,因为人比人,永远是比死人,我可能比其他人好,但全世界人才辈出,我又怎能够永远抱着胜过他们的心理。

我只是希望做好自己本份,使喜欢我的人继续喜欢我,使最初不喜欢我的人,至少不要恨我,我已经感到满足,因为我不圣人,不能够全世界都要和我共鸣。

前年的"劲歌金曲竞选"对我的人生观影响至深,以往一直追求完美的我,终于明白到世事往往不如已愿,寄望越大,失望越大。1986年是我事业最满意的一年,因为所付出的努力,明显得到人们赏识,还以为大家已接受我,怎料在"劲歌金曲选举"当晚,深深令我体会当年被"拆台"的失落感觉。

有段时间我一度很不开心,因为不明白为何别人要讨厌我,但后来得到公司的朋友的劝解,我终于平息心中怒气,还开始学习"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态度面对现实。果然在这一年我对于处世成熟了许多,可能别人看不出,但我自己却感受得到。因为以前的我无论对人对事均十分冲动,喜欢形诸于色,不去隐藏。但其实在娱乐圈,这样的态度是行不通的。

过去我一直觉得人有喜怒哀乐的情绪,我只是不喜掩饰,用自己的真性情去待人处世,有什么不对呢?但批评的话听得多了人也逐渐成熟。有一次自我反省之下,才幡然醒悟,以前待人处事的态度是太过任性了,有时会令人觉得难堪,于是决心改变自己的性格。我将自己的心胸扩阔,对一切都采取包容的态度,不再以自我为中心,将自己更加开放,让自己有更多接受人家批评的雅量。

果然我改变性格之后,效果很好,很多朋友都说我变得谦虚了,也懂得去体谅别人,我的心境也变得更开朗,活得更愉快。我这种改变除了是自己悟外,一些朋友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与周润发合作拍《英雄本色》时,他洒脱的性格,玩世不恭的人生观,都给我很大启发,了解到一个人太斤斤计较是不会快乐的,对名和利较为看淡一点便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尽管现在我仍然是火爆脾气之人,不过不会轻易表露出来,因为人是平等的,无理由自己不高兴便随便发脾气影响别人,结果还是自己吃亏。更何况我所付出的努力,是必须向自己交代,至于别人接受与否又是另一回事。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学习,故此现在的我,所抱着的是随遇而安的态度,不再追求太多,因为该是自己的便会来到面前,但若勉强追求,则未必一定能够如愿以偿。

初入娱乐圈之时,无论圈内圈外的朋友,都曾说过我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在这个地方。而我自己也是认同的,因为在人际关系方面,我并不如其他人那么好(但我已尽力去做),此点已是最失败之处。不过若问我适合做什么工作,我又真想不出,故此就算当初表演事业成绩并不理想,我也留下来等待机会。我自知在这方面十分失败,从未替自己的未来作打算,就是现在稍有成绩,也不会考虑另作投资,因为我既无生意头脑,也没有胆量,拍辛苦赚来的钞票,一下子失去。这就如赌钱一般,周围的朋友打牌注码大,牌章好,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不敢玩,怕输太多,一来会心痛,二来又失面子。

有时我也会担心到日后,若不做娱乐圈可以做什么?想了半天,或者开设计公司,或者做时装店生意,因为这两个行业,自己是略有兴趣和心得,但现在是言之过早了,到真要改变时再作打算也未迟。转投新唱片公司之后,好象接受另一个新挑战般令人斗志增加,连带心情也进入另一个新境界,真不知怎样形容,总之是好多于坏。

事实上在这几个月来,我的心理压力增加不少,一方面工作忙碌令我透不过气,加上自己好胜心强,不希望转了公司之后,给人感觉水准不及以前,所以我更要加把劲。

尽管我的性格比较独立,但仍然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励,好似梅艳芳和黎小田他们给予我不少意见,令我增加信心。已有4年没有在夜总会演出,所以不久前答应香港一间夜总会邀请时,心里十分矛盾,怕自己不能够胜任。回想几年前于夜总会演唱时,所遇到不开心事件至今仍记忆犹新。因为当年乃是黄毛小子,名气不磊,所以被安排唱歌的地方也属于二三流的夜总会,当然这些地方难免品流复杂一点,但是为了增加出台经验,我也会接下来。

当听到观众拍掌,心情是极兴奋的,但是少不了亦会有一些滋事分子存心捣乱,我就有过被一些醉酒的大汉将杯子猛力掷中的经验,本来我曾一度有意还击,但想到这小小的打击也不能忍受,日后怎可以面对更大的问题?所以即时我便警告自己必须忍受。果然后来有更多同类事件发生,自己都能应付,从而训练忍耐性格。

不过今次在夜总会登台,所得到的反应是前所未有的令我可以一直希望唱下去的感觉,因为和歌迷距离拉近,大家接触容易,所以深切体会到歌迷对我之情,最难得她们并非全是女孩子,而是男女老少都有,所以我很开心,自己的歌路亦扩阔了,不再局限于情歌。幸好,经过多年来不断的努力,我终于能够与歌迷们取得沟通,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多唱更好的歌,得到更大的满足。当年我的忍耐,总算没有白费。

在乐坛多年,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名和利,而是获得一帮忠实的拥护者。他们对我的支持,令我对自己更有信心,他们对我的爱戴与拥护实在令我非常感动。在我的第一次演唱会中,观众大部分是年轻人,但在第二次演唱会,我却发觉有很多家庭观众,证明我已为大众所接受,不再局限是年轻人的偶像。观众的层面扩大,是一件可喜的事,今后我会继续努力,希望获得更好的成绩。

由于得来不易,因此我对于今天的成果,特别珍惜,无论登台、开演唱会,甚至拍戏,我都是全力以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创业难,守业更难,要保持自己现时在乐坛的地位,便一定要不断寻求突破,要求自己不断地进步。这种奋勇向前,不留恋过去风光的精神是迈向成功的原动力,是每个艺人都必须具备的。

我对于自己的每样工作,无论是电影或是唱片,都是把全副精神投进去,希望做得最好,尤其是每次的个人演唱会,我更是十分重视。因为个人演唱会,不但是一段时间内自己唱歌成绩的展示,也是令我获得满足感的时刻。说现实一点,开演唱会更是一个歌手收入最多的工作,所以每当打算开个人演唱会时,我都会将它放在第一位,将其他的工作提早完成,或是暂时搁置,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去准备,以最佳的精神和体力去演出。

每逢开演唱会,最多人关心的是场数多少的问题,任何人都希望场数越多越好,因为收入也会因而增加,但我觉得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重视的是如何将演唱会搞到最好,入场来看我的观众都是我的拥护者,他们来听我唱歌,假如没有一些新鲜的东西给他们看,便对不起拥戴我的歌迷,所以场数多少我无所谓,起码十场我有十足把握。但如何将一个演唱会搞得有声有色,多姿多彩,即是颇伤脑筋的一件事。

一张唱片的销量多,歌曲好固然是重要,此外封套吸引人,亦会刺激起歌迷的购买欲,因而销量大增。所以我每次出碟都会费尽心机去拍封面,最近推出的新大碟,更是远至加拿大拍雪景,希望能一新歌迷耳目。

这次在加拿大拍摄雪景唱片封面,较早时唱片公司已有此意,刚巧那时我在加拿大登台,公司便派了一队摄影组到加拿大与我会合,利用几天时间摄制完毕,一举两得,也省了我不少时间。不过在冰天雪地之下工作并不好受,当时的温度是零下几度,冻得我的耳朵几乎掉下来,五官几乎没有感觉,在寒风刺骨的情况下,还要装出一副潇洒的模样,现时想起也觉难顶呢!不过幸好出来的效果却不错,歌迷的反应也很好,我这趟辛苦并没有白费。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