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亲述自传(1985年商业电台采访)

日期:2006-09-16 来源:商业电台 (1985) 作者:张国荣 浏览: 字号:TT

注:这个采访的音频版本已经发行,收录于2004年华星唱片《HISTORY, HIS STORY

第一篇:家庭

1. 童年时

我畸形的童年是指我小时侯是不与爸爸妈妈一起住的。有很多人都会说“没有什么可能吧”?刚好就这么有可能发生了在你们熟悉的我的身上。我现在说的时候只能用一种过去式,没有了那种辛酸,没有了那种不开心,但现在说来感觉心里还是不太舒服的。虽然现在年轻人都不应该太计较自己的过往,不过每次讲起童年的时候,…是真的,张国荣的童年不象别人眼中的很受人溺爱,可以把玩具随便扔的小孩,因为我都没有多少玩具。我记得我小时侯其实也有一些玩具的,但不算多。最宝贵的是一架三轮的玩具单车,有个叮叮的小单车。我家的房子在湾仔,也就是我童年时的家。那里是一间唐楼。我外婆,还有两个佣人,还有一班兄弟姐姐,其实不是弟,是一班姐兄一起住,因为我是排行第十的。我认识很多五几年出生的同学,几乎每个家庭都是生十几个孩子的。甚至可以说我家算“中等”的家庭在出产量方面,但品质就不知道了。但是小时候爸爸是一个出名的做洋服的人啦,妈妈很年轻的时候就跟他结婚了,然后就生了这群孩子了。然后我妈妈就是帮我爸爸的,做一些文书的活。而我爸爸不是有钱家庭出身,但也算白手起家,在做洋服界有很多人尊重他,象大家熟悉的荷里活明星马龙.白兰度,GARY GUAN,不知有没有很多人认识他了,希治郭也都在我爸爸那里订做衣服,所以在那个时候我爸爸有个外号叫“TAILOR KING”,好土的名字,叫“TAILOR KING”,象外国人似的,但这些对我的童年不是影响很大。影响大的是我爸爸妈妈没有试过跟我住在一起。这在小孩子心中是觉得很失落的。没有爸爸妈妈,理由很简单,就是大人自私。听说我爸爸是非常喜欢女人的,然后我妈妈和他在中环一个单位有两层楼,一层用来住,楼上一层用来作工场,理由是要看管着工人,所以没有跟我们一起住。但是我想那时候大人是没有想过小孩子的心理,或许我没有那么幸运,我爸爸妈妈没有多想他们孩子的心理的,或许那时侯也没有那么开明,那个阶段都是由大人做主的,没有理会我们,那时侯也没有虐待儿童是可以被告。我也没有说我爸爸妈妈虐待我们,小时侯给爸爸妈妈打一下其实是一件好事,但我连这样的经历也没有,别说渴望星期天我爸爸拿着照相机带我去冰台花园照相了。我爸爸跟我有过一个很大的讽刺:有一次我来到爸爸的OFFICE,见到一些我的世叔伯,他们问“怎么样啊,仔仔”因为我小时侯真是很靓仔的,就是眼睛很大,鼻子很小,嘴巴红红的,象个公仔似的。爸爸的所谓朋友见到我就说,“你真可爱啦,怎样,爸爸有请你去喝茶吗?”反正就是讲一些大人最喜欢跟小孩子说的话。我记得那时是六岁,刚好念一年级,我讲了一句很怪的话,不知道当时爸爸听了会有什么感觉,其实应该也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后来他照样这样对我。我就是说了一句“我跟他不熟的”。但我爸爸始终对这句话没有检讨,仍然都是这样,我爸爸很喜欢“滚”。知道半岛酒店在哪吗?半岛酒店就在尖沙嘴,现在也还是数一数二的酒店,而我爸爸那时侯常常在那里租了一些房间,约些美丽的女士到那里“谈心”。而我妈就象那些电视做的,会找些私家侦探CHECK我爸爸。我有两个妈妈,两个妈妈曾经一起住过,就是我的生母和我的所谓“继母”。两个人住在一起,大家都知道两个女人去分割一个男人,当然会搞到很不开心。曾经为了嫉妒的问题,我的那个后母试过用尿淋我。

2. 六姐

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到今天我还是要六姐跟我一起住呢?其实理由就很简单,如果你听了我刚才的一大段话以后就会明白其中的原因。因为小的时候,我很孤立无援,理由是我是排行第十的。大姐跟二姐可以成为一对,有很多话可以聊,还可以比谁打扮得漂亮呢!第三跟第四两个就死了,第五的姐姐跟第六的姐姐也差不多年龄,七哥跟八哥。排第九的就刚出生不久就又回到“楼下”,就是死了的意思,剩下我是第十。对上的八哥跟我年龄差了八年,我想我的八哥曾经也努力的去爱护过我,但始终因为年龄上有了距离,所以大家玩的东西都不一样。因为他八岁的时候我才刚出生,到他18岁的时候我才10岁。所以大家始终都有分别,无论是玩的东西还是其他。我觉得我小的时候是特别的静。大家会问“你怎么会知道?”知的理由是六姐告诉我的。在小时侯我住的地方因为是旧楼,所以比较大。打个比方,就是在客厅有很多客人的时候,即使没有人陪我我单独一个人在房间时,外边的客人也不知道里面是有个小孩子的。意思就是我不会去哭,闹,吵为什么没有大人陪我。我想这是不是我当时一些无声的抗议呢?但是很快的,没有多少值得我记着的,没有什么值得我留念的,就过了我的童年。唯一记得的是我童年时,我婆婆的逝世,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别人的死亡,留下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3. 外婆去世

又是一年级,我一年级的时候确实发生了很多事。一年级时,有一天,我放学的时候,六姐照常来接我。她告诉我,“呆会你不要害怕,婆婆睡觉了。”我说“什么睡觉了?”那时侯虽然我还小,但我觉得我比其他的小朋友都懂事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候八卦,经常去看那些粤语长片,知道一种不好的预兆。回到家见到我的表哥、表嫂全部都来到了。对啊,不是表嫂啊,应该是表妹、不是是表姐才对都来了,那时侯表哥还没有结婚。然后表姐们在哭,舅妈们也在哭,我表哥就对我说“阿十”,因为我小时侯家人都叫我阿十,他说“你来看看外婆吧,婆婆死了”。然后我记得看见外婆死在我的房间里面。因为我的外婆是瘫痪的,我小的时候已经很习惯,因为小时候我们住在旧楼里,里面有一间很大的房间,我外婆跟我两个人睡在里面。她死的时候有75、76岁了,但是她六十多岁的时候已经瘫痪了,整天在滕椅上度日,除了有人会帮她清理粪便之类的、喂她进食外,她也可算是个孤独的老人。差不多近十年,当她起床就坐在那滕椅上,睡觉当然有人扶她到床上睡啦。我只是见到死了的外婆坐在滕椅上,然后她嘴巴是张开的,皮肤的颜色已经呈现淤状的紫黑色了。然后我又发现有很多来收尸体的人,来到我家来收我婆婆的尸,大人也很繁忙。后来就到了殡仪馆,那也是我第一次去殡仪馆。来到的时候,我见到我外婆的照片放在灵堂的中央,然后我又很害怕,不敢进去看,但最后在我外婆出殡那天就有见过我外婆的样子,觉得她没有什么变,只是穿好了衣服,被人用块布盖着,大殓的时候是会见到她样子的,她被人围着看,然后我最记得那个午作说,“你们的眼泪千万不要滴到棺材上啊,不然她死了以后就不能还阳的啦。”我开始听到这些八卦的事情了,讲起死的事情,我又讲讲结婚的事情了。

4. 父亲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开始对婚姻不太信任,因为父母亲的关系。我最喜欢的一个舅舅结婚的时候,他娶了一个舅母进门,其实后来我是最喜欢这个舅母的。但那个时候我有种抗拒感,一看见她就放声大哭,简直哭到六姐不能吃完那顿喜酒,就要抱着我走了,我觉得我当时一见到她就哭的了,甚至用手去抓她。就是这样啦,我过了我的童年。还有一两件童年好笑的东西告诉大家的,我小的时候我爸爸爱游冬泳,其实不止是我小时候,他一直到很大年纪也还游,到了我读到中学,甚至出来工作,他还游冬泳。哎,我爸爸那时侯就做过一个泳棚,那时的公众泳池不多,最多只有一个维多利亚公园的公众泳池。在当时西环某个地区的游泳棚里,泳棚有很多人在那里游泳。小时侯没有事情干,特别是暑假,我爸爸不会好心载我去兜风。所以那时侯就经常跟六姐搭两毛钱电车,那时侯电车是两毛钱的,搭电车到西环去游泳。理由是我爸爸是那个泳棚的团长,最搞笑最搞笑有一次,在泳棚的石台阶走下去看到我爸爸和他的朋友,然后我爸爸象见到一个好朋友的儿子一样,就觉得我不象是他的儿子一样,就摸摸我的头,在他的口袋里拿了一大堆硬币给我,那时侯这里的硬币算挺多的了,因为那时侯的维他奶才两毛钱一瓶。当他给了一大堆硬币给我,我当然把它们都给了六姐,我不懂得怎样处理这堆硬币。

5. 游泳趣事

又讲回我的游泳的事情啦!小时候我记得我非常喜欢我的泳裤的。我的泳裤没有大家现在穿得那么性感的。我的泳裤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了,是在一间叫美美童装公司那里买的。然后这条泳裤是非常COLOURFUL的,白色底,然后有些红红绿绿蓝蓝的,很多种颜色的小鱼。不知道是不是那条泳裤不是太好风水,永远都是那么多小鱼在游来游去的,所以我在那时游泳的时候都淹过两次还是三次的。第一次当时很小,也是在那个泳棚,在那个泳棚里,我记得分开两个地区,一个是象沙滩似的地区,另一个是练习棚。第一次,我还算是有惊无险啦。我知道他们帮我算过命,我是忌水的,但小时候我还是不太清楚。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一些用泡沫做的水抱,那时是刚流行,在用车胎之后,以前是用车胎做水抱的,用来练习游泳,后来发展到是发布胶做的水抱。可能当时的屁股比较小。然后过了一个阶段,我开始不喜欢游泳了。我4岁就开始会游泳了,听家人说,我不记得了。我记得到了6、7岁,我最多事情了,就是所谓意外了。我当时把屁股塞进水抱里外撑艇,怎知道一个浪打过来,水抱就反了,我就出不来,反正就是屁股朝天,头在水里。俗话说“三尺水淹死人”,那时侯确实只有3、4尺水,然后我在挣扎的时候,还望见六姐在远望海景,他都不知道我正在遇到水险了。然后我喝了很多口水,最后靠着最后一口气一挣才撑出水面,那是我的第一次水险。还有一次打风,我跟我的哥哥们去游泳,我已经说了我那时8岁,他18岁了,我6岁时,他16岁了。我哥哥那时侯很FIT的,做海童军的,身材很健硕的。现在当然不同了,现在已经变了一只熊了,肥成这个样了,36寸腰围。但那时候他很FIT的,游泳啦,他很多女朋友的。那时我照常用那个发布胶水抱来游泳啦。我记得那天是打风,打风不给我们到海滩游,只能到练习棚里游。其实是“稳笨”,那个练习棚只是几根木杉撑着的围着的地方就叫“练习棚”了。其实外面也是海,只不过就是多了一些东西拦着,还有救生员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打风啦,很多那些百蚱,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海底,别人都说打风海底就会很热,那些所谓海底著名的生物就会浮在水面上了。我记得我边游泳的时候发现身旁有一只百蚱,我那时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么大的一只百蚱,在我旁边浮着。那些练习棚的木桩是很高的,在那时我还是四尺还差一寸半的时候,是很难爬上去的,所以我即使见到身边有这么一只大百蚱我用尽气力往上爬还是会再掉进海里,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个人在我旁边游的,他真是厉害,用一只手一抽就把百蚱拉走了。那是我第二次有惊无险啦。第三次是我的大姐,大家看报纸都知道谁是我大姐,就是张绿萍啦,拍拖的时候去仃九宿营,就把我们兄弟姐妹都带去了。在那次我们游泳,我的哥哥,就是那个我说象熊似的哥哥,他游泳是很棒的。但另外一个对上的七哥是不会游泳的。当时他很大了,即使现在我想他也不会游泳,他还要水抱的,是他17、18岁的时候了,我觉得我跟我姐坐在一张浮床上,然后我圈着个水抱,他们就在浮台上。然后我不会游泳的哥哥就一跳跳到我的浮床上,这个人真是没有脑子的,有什么理由从浮台跳到我的浮床上啊?!以为可以这样就坐在浮床上,大家说是不是没有脑子啊?!他把浮床整反了外,其实我还有一个水抱,他居然还把我的水抱拿走了,自己就游走了。让我在水里淹,其实确实是能救回的,因为在我身边还有我的未来姐夫和他的表哥。但在那刹那我真的发现我这个哥哥是挺自私的。

6. 七哥和八哥

而我这个直觉是没有错的,到后来很多事情都让我发觉到我这个哥哥真是很自私的。讲起他的自私,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那时第一次啦,但印象深刻到现在也一直记得。还有一次,在我们以前旧楼,因为要省地方的关系,喜欢谁那种陆架床。当三个兄弟住在同一间房间的时候,就会用三层的床。我是住在最低那层的,但玩起来的时候,你们都知道那层都会走上去的啦。但他就说跟我玩“大风浪”,然后把我叫到爬上第三层睡床那里,然后他就在第二层的睡床里叫着“很大浪,很大浪”,还很大力的用脚撑、踢那些木板,最后终于把我给抛了下来。使我从第三层床掉到地上。但又没有摔死我喔。但在那时侯我已经很忌我这个哥哥的啦,他有一点虐待我。我当时也不会说“虐待”这个词,当时“虐待”这词也没有现在这么显著。而我两个哥哥END UP就打架,为了我这个弟弟。而我那个现在象熊那样的哥哥说实话确实对我挺好的。我记得小时候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我们家有个兵乓球邰的,他们俩在打兵乓球的时候,我就在研究那些兵乓球,究竟怎样做它才会这么圆呢?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习惯,小时侯喜欢把东西赛进口里,我试过把兵乓球塞进口里。然后发觉自己透不了气,然后走到我象熊那个哥哥前,“呜呜呜”地叫并指着口告诉他,然后他用手帮我把它挖出来。我现在想其实由始至终我这个哥哥都非常疼我的。

上一篇:我的酸甜苦辣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