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七年三日”访谈

日期:2008-03-15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LAND/CASS 浏览: 字号:TT

 

P:为什么一个认识七年的女朋友会比敌不过认识三天的女仔,究竟用时间来衡量一段感情的轻重有没有意思?哥哥。


L:我觉得有意思的。正如我刚才所讲的,在这七年里,你去衡量、去回头想过去,有很多好的事、很多好的回忆,或者你现在仍然好享受这些事的时候,你便会觉得你自己sure win你那段感情。但为什么常常说:唯一你赢不到的一定是那新鲜感!对吧,只不过是三日,当然啦,突然间"哗!"发现新大陆,你会觉得有吸引力,只不过是这样而已。我觉得就是好像一些…不如我们用酒去看这个问题,我觉得三日的感情真的是一支很短年份的酒,就算是也只是一支普通红酒,而七年就是一支产于八几年的陈年葡萄酒,是一支靓酒。你明白吗?如果你们…不要说捱到,而是你经过了那么多年,仍然很享受这段感情的话...那你就是大赢家了,在那个方面。


P:如果用欣赏酒的态度来看人生的话,就只有有一定人生阅历的、有鉴赏能力的人才能体会得到,那些血气方刚的二十几三十岁的人就未必会懂得欣赏这支产于八几年的好酒了。


L:那他们就喝啤酒,或者保抗力吧。


P:那是不是固定感情就不适合他们呢?。


L:不是的。感情这东西是每个人都不同的,不过刚才你说的年青一辈,我觉得是,真的有多少人能够认识第一个女朋友就马上可以搞掂,一世人都只是那一个的,所以他们总要碰一下钉,去试一下两个人是否合适,有没有配对。这个根本就是…不管这是弱点也好、优点也好,第一眼看人总是先看靓不靓,当然男女看的部位不同,但都是这样:"哇!","靓女!","正呀!"你明白吗?大家开始是由外貌去先吸引你,这方面我想所有的动物都是一样的。但当经过了这阶段,当你已经搜索得差不多的时候,将这个物体的外表已经差不多阅览完了,你就开始要进入她的内在了,如她的思想、思维,大家合不合得来,很多人通常在这第二步时就会产生毛病,又有一些问题出现,开始的时候,可能是有些少忍的阶段,到再深入一点…就是年历了,这个资历,有好多人就过不了这个关,于是就分手了。


P:我们都是视觉主导的,正如Leslie所讲的男女看对方的时候会有不同的部位……


L:还有,不知道你有没有试过这样的经验,我觉得这些人好抵死(可爱)的,在我来讲会加分加得很厉害,就是第一次见面,不论是整体也好,部分也好,你见到她与你说话时会面红的,突然间"Chum"好红,红到耳朵都红了。


P:你是不是喜欢这些人?


L:是呀!


P:为什么喜欢这些人,是因为在这些人面前才觉得我们是"王"呀!


L:可能是,但是我真的觉得他们很可爱!


P:同时你会觉得她会在你掌握之内,在这些人面前你是驾御着她,感觉已经是高于她了。那Leslie你第一眼会看别人哪里呢?


L:我都会看眼,眼是好重要的。


P:怎样的眼神是……


L:我觉得情深款款啰。


P:你的那双不就是啦!会电死人的,你会长时间看吗?


L:很难讲,exactly讲情深款款,其实是一种感觉,我觉得最重要是感觉,即是国语讲的那句 "来电"。如果再高深一点,有很多人会觉得连那种味道都是很不同的,如果是你喜欢的那种,那味道又是非常不同的,追索回盘古初开的时候,即使是动物…我想老虎、狮子都是这样的,都要互相嗅一下味道。


P:就是说人会散发出一种味道,可以说是气质,那你喜欢哪一种呢?

 

L:我觉得要潇洒一点,怎样都要潇洒。


P:但潇洒会不会感觉留不住、捉不紧?


L:我喜欢这样,慢慢再去捉啰,太热情不太好的,很烦的。那些通常都会加上"点解(为什么)"呀!


P:刚刚Leslie讲他看到《7年3日》的剧本时就已经推断到男主角的角色或结果等等。因为这是专业和逻辑的推断,你已经好熟悉这行业里的很多人性。换转在人生里面这一种熟练会不会使你缺乏惊喜呢?一切已经在你撑握之内,预计之内。


L:那又不是一切都在我掌握之内的!有时候去到什么金马奖什么奖都拿不到的时候,都会觉得人生里也不是有很多事情是自己可以控制得到的(笑)。不是的,我觉得到现在我已经工作了那么长时间,人生也经历了那么多个阶段,如果现在的我还是一个懵咋咋的人,就没什么意义了,所以做事不同于感情,工作是群体工作,在工作的时候,现在的我都会尽量令到大家都开心,一起做事的时候买东西请大家吃(笑)。我会好喜欢跟一些专业的人一起做事,但对不专业的人,我会比以前多很多耐心。而感情上,为什么平铺直叙不好呢,平淡是福嘛。这方面我喜欢越无风无浪就更加好,我一点都不介意。唯一我觉得我一直以来不断做的一件事:搬家,但有些朋友仍然都不是很了解我,他们觉得我搬家就是为了玩。其实我认为我搬家就是良禽择木而栖,好象找人一样,个look好靓!开头找一个地方也是,"哇!景好靓!"认为一定会买了它住一世。但是冥冥中就有些事会发生,就会觉得原来我之前想的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可能我是一种很理想主义的人,所以有一点不妥都不能忍受。讲一个很普通的例子,有一段日子我住一个地方,家门前面就是街道,开头觉得这地方什么都好,觉得不想搬了,我都弄好了好多东西,什么都有了。但怎知突然间,因为我唱歌嘛,就被一些歌迷知道了,于是半夜十二点、早上六点跑来按门铃。这样便会发觉不行了,原来这个地方还是有缺点的,那就要搬了,不是说这是借口来的,明白吗?我就是这样做事,这样看事情的。


P:那就是你要避人?


L:不可以说避人,"避人"就是每个人都有私隐,都有私生活,在这里想同传媒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他们有很多时候都越了轨,完全超越界线。比如他们会想在你的睡房里放架摄影机拍了,然后放上internet给人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曾经试过一次,几乎要跟他们翻脸,就是我曾经试过放盘出去卖房,媒体就借买房为名,一邦记者进来拍了照,根本上拍了也没什么问题,而问题在于他们还要大造文章说我的床是铜做的,那你不如说我象迈克尔·杰克逊那样睡氧气箱,不更好!我觉得这些事很复杂,现在我们这些artists,已经要面对好多事,在外面要面对很多风风雨雨,还要留很多时间去面对很多关心你的人,很多不满、刻意中伤你的人等,当我们回家后,你就不要理我啦,我就算在屋里脱光衣服走来走去都不关你事。对吧,就是这样,但这些事情总会令到我很生气!


P:曾有一个统计,英国太晤士报的销量远远低于一些小报,这就看出公众喜欢看些什么东西。


L:对,英国有太晤士报,但别人也有一些正报与小报,但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对不起,我要讲的是现在在香港好象都看不到有什么大报,当你拿起一份报纸,一些某大明星争产案都能上港闻版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这种事情就很应该要检讨了。是吗?


P:先前Leslie你说如果不是有人按门铃,你都不会搬家,是吗?


L:是呀,不只是说按门铃,有时候我觉得就是我走在这条街…例如,现在我住的这条街是私家街来的,但是在街头与街尾都停了两架车在偷拍着你出出入入,哗!喂,我觉得好怕呀,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记者还是贼!对不对,是这个问题。


P:你认为爱情的发生是怎样的呢,是相信一见钟情还是可以慢慢地由一个朋友去发展的呢?


L:可以说是一见到她有好感,然后就慢慢发展下去。


P:我在想私人空间的问题,正如Leslie刚刚所讲的要尊重每一个人的私生活,有他的私隐,在两性的关系或稳定的关系里面,你觉得进入了之后,那私人空间你会怎样处理呢?我想问Leslie会怎样处理这私人空间,有人说一进入了稳定关系的时候,为什么会好象困兽斗一样,不自觉地侵占了对方的私人空间。


L:有的,所以我觉得最高深的是…不要说我教坏人,我觉得始终每一个人当你恋爱或之后的感情里,不会百分之百没有隐瞒,即是我觉得有些事你会讲一些谎言,是令到对方开心的。比如假设,你与女朋友或太太家不太妥当,她的其中一个家庭成员不是太喜欢你的,但是有一次大家见面了,之后又不是太开心,当你太太回来时问你为什么不开心呀,你可以讲些另外的事情,因为如果你还继续讲下去,兜兜转转又会搞出很多麻烦事。同时我觉得私人空间是需要的,我觉得最好可以做到交朋友都可以有你自己的朋友,两个人相好是两个人的事,当然希望最好可以有一些双方都认识的朋友,但有些比如工作上的朋友不一定要我的贤内助要知的,不必个个都要介绍。如果个个都要认识,那不成了有几千个朋友,而且有些只不过是工作上的朋友而已。


P:但有时又会有不自觉的计算,其实朋友是私人财产来的,但我又未必愿意拿自己的私人财产去与伴侣分享。


L:但有些又是共同财产来的,所以叫join account。是不是?应该都会有共同的朋友的。


P:那会不会收藏一些知己呢?


L:知不知己…我觉得都应该有自己的知己。有些人很模糊的,以为自己深爱的人就是知己了,其实有时会错的,未必一定的。她只不过是不停地去爱你而己,并不表示一定知你,你明白吗?有时大家的想法会有不同,你也会喜欢一些人,但你们的想法未必是一致的,对不对?所以在你身边的better lover,最亲近你的人未必是你的知己,可能她知道的只是你的生活习惯,share你旁边的床位。所以为什么一些男人会喜欢同一班兄弟一起出去发泄,喝杯酒,摸着杯底去讲一些其他的事情,可能全部所讲都是些无聊的话题,但他们都不想告诉自己的女朋友或太太,他也会觉得她参加我们这个party她们会觉得很闷。可能我们真的会讲一些关于女人、下流的问题。你明白吗?这些可能是自己的另外一种喧泄,只是用口去喧泄,而并非是心里面想要干的事情。但如果这时做女朋友或太太的听了,便会觉得"哗!,你们好下流呀!"什么的…可能会对你有所改观,而使大家有争执,这就不好了。


S:人有些时候很难去拿捏,就是如何去分配大家的相处与独处的时间。例如,当他很需要你去陪伴的时候,恰恰又是自己很想独处的时候,那我该怎样去取舍呢?怎样暂时放下自己的想法,去先照顾他呢?


L:我觉得如果这段感情够深厚的话,是可以经过的。大家一定要讲出来,因为你不讲、我不讲,所有事加起来就会产生矛盾、误会,会骂"我这么想你陪我的时候,你又不知道哪去了,你要孤独、寂寞,你抵死!"…。所以沟通好重要,但我也很相信一件事,如果那位女朋友整天都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的,那就bye-bye多过什么了…两个人整天"糖粘豆"似的天天粘在一起,是很不健康的,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你们两个人嘛。


P: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人,当另一半独自出去与他的朋友玩的时候,我就会很不开心…


L:那你有病了,你试想一下,人的感情就好象放风筝一样,那技术性就是怎样去调整,有时要放松一下条线,待有风的时候,可以吹高一点。


P:但都要有信心才行的,要有信心放出去的线不会断呀。但有些人就是一边放松条线,一边在担心那条线会断呀…是不是在两性的关系里,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是好事情呢?


L:好!总比两个都不做事要好(笑)!天天在家里干什么呀?大家对着,手指、脚指都数完了,都没有话可以再讲了……


P:那一个做一个不做呢?


L:也会好一点。现在社会好象都习惯这种模式:男主外,女主内。但可能我们新时代的人觉得也不一定,不过有一定比没有好。如果两个人整天都在家里呆着是一定不行的,一定会有很多磨擦。


P:说到沟通,如果我们用自己的语言同对方沟通,对方未必会明,所以我经常强调要用对方的语言去同对方沟通,他们才会明白,但有时在两性关系里面我们往往是用自己的语言同对方沟…


L:所以这就是give and take的问题了,他收到多少,他又愿意付出多少。如果大家开始从day one一直都这样的…比如你会比较自私的,包括张国荣在内都是比较自私的,就是觉得你想同我好,你就得听我多些。这样如果对方--爱你的人认为可以的,就不会有问题。我相信世界上有句话说得很对的,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如果两人的个性都是好刚强的,那就会合不来了。由day three已经相处不了,只能"bye-bye,下回打电话来再聊吧…"。所以一定是一个配一个,不过也不用太介怀,如果要再深入研讨的话呢,我想要请心理学家了…


P:"七年"在婚姻关系里是否一个敏感的数字呢?


L:要说敏感的话,不一定是七年,七天都可以。但就分开的比率来说,越深厚、时间越长的感情分开的机会当然会越来越少。现在偶然会听到有些朋友一段十几年的感情没有了,你会替他们很婉惜;如果是听到认识才七天的…"吓!散了?",我们会觉得没什么。人就是这样去看整件事情。其实"七年"只是一个数目字,可能与"十七"年相比,也算不上是什么一回事。


P:如果我们追求的是平淡,那越平淡便会越容易引来外来的冲激,引起的反响更大,那你怎样去处理这些反响?


L:平淡只不过是指平淡地去爱,并非是平淡地去心死。如果是已经平淡到心死了,那冲激当然大啦!哗!有一个这么好的…


P:每一个词于每个人的解释都不同,那老夫老妻会令你们想到什么呢?


L:会想起两个公公婆婆牵着手在公园里,坐在长凳上聊天、喂白鸽。


P:你认为老夫老妻是会聊天的?


L:会!我一直希望可以每天无论你工作多辛苦,回到家后,你深爱的人,无论同不同住一房间,都会和你聊天,问你做了些什么。当然不是好管闲事那种!还可以问:"你有没有想着我呀?"(笑),哗 !多甜呀!如果真的是十几年后都还可以说上这句话,那功力有多么深厚啊!


P:可以,只是找了不同对象而已。


L:不是呀!我所指的只是那一个人,如果已经转换了对象就没意义了,那已经是偷欢了。我所说的只是在这湖水里,仍然可以有一点涟漪呀、浪呀,这才是真正的爱情。说到老夫老妻我想起我第一次自己去旅行,第一次去夏威夷,遇到一对由美国中部来的夫妇。说真的他们就是农夫,在农场里,可能一辈子就是种土豆那种,六十几岁的老公公婆婆,不算很有钱。我那次参加了一个很小的旅行团,只有八个人,这对老夫妇就令到我很感动。他们拖着手一起照相…他们还告诉我这是他们第一次旅行,所以很珍惜。我就感觉自己好幸运,我才不过是二十几岁,你想一下,"主"对我有多好,别人六十几岁了才第一次坐飞机…,虽然我觉得自己好幸运,但认为他们是好幸福,真正的老夫老妻,他们的幸福我们还没有达到,而他们已经拥有,多好!又有一种爱,就是会爱到老婆婆死去了,老公公在一个礼拜内就顶不住了,也跟着BYEBYE了。这是没办法的,他们已经爱到好象是一个习惯那样,在我呼吸的空气里面都有你,是一种需要,如果没有了她,我就会缺氧,会伤心到死。


P:你向往这种感情?


L:很向往!


P:吓?!


L:是呀!我一定会这样。


P:不是吧!你很潇洒、很独立的呀!


L:不可以了,当几十年以后,什么潇洒都没有了,已经磨平你了。你想如此深厚的感情!在两鬓斑白的时候,至少还有你在身边……


P:Leslie,你觉得在人生里面,多个小生命会不会增加你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L:我又不觉得,其实我都曾经想过,我也很喜欢小孩子。我觉得好象忆莲这样很伟大,因为我觉得做爸爸妈妈就只有give,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根本甚至没有take,那种伟大是很难言喻的。我不是说我自己没有这么伟大的情操,只不过是觉得机缘未到。我看到朋友的小孩都喜欢和他们玩,但如果你问我有没有那耐性,我还没有,没有耐性去带一个小孩。象忆莲那样她会说:"哥哥,我要走了,我好想我的囡囡呢!"可能有一天当我有自己的小孩的时候我都会这样,所以我觉得忆莲好伟大。


P:我想问Leslie,爱情保鲜法是怎样的呢?


L:"历久常新"四个字,够了。(笑)同时是要不断地给予,比如说无论是多长的感情都好,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当然会希望为他做好多事,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件事:生日。无论是多长的感情,都需要一个SURPRISE,有时可能和很多朋友一起去Surprise他,有时你会单独去SRUPRIE他,我觉得这是维系一段感情的其中一个窍门来的。


P:要制造的吗?


L:制造!制造爱情,制造浪漫!

 

上一篇:94年Elle专访
下一篇:访谈录-无题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