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毛舜筠“旧情再热”专访Leslie (2001)

日期:2009-03-08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毛:阿仔阿仔,原来有很多人仍想知道我们过往的一段。
哥:感情?
毛:爱情。
哥:你别说得轻挑,那真是一段爱情来的。
毛:我没有,没有轻挑啊!那不如就告诉大家吧,是那一年的事?
哥:不用打招呼吗?
毛:不用了,大家都认识我们了。
哥:hihi~(笑)
哥:那年的事?(笑)
毛:是你问我可否说出年份。
哥:慢着,这不是儿你的初恋,也不是我的初恋。
毛:娱乐圈内你是我的初恋情人。
哥:你也很滥吧,之前也有这么多。(笑)
毛:圈外也有一点吧。
哥:但你是我送玫瑰花的第一个女孩子。
毛:是吗?
哥:是啊。你记得吗?
毛:我记得,你知道吗,我的爸爸仍保留着……我们两个……
哥:我还以为他仍保存那朵玫瑰花(笑)
毛:不,是照片。
哥:因为你的爸爸很喜欢我。
毛:是呀。
哥:那时候我有一点怀疑,是你爸爸喜欢我多一点,还是你喜欢我多一点。
毛:我就是有点气,因我爸爸太喜欢你了,做成我反叛的心态。
哥:因为只有我能和仔对唱粤曲。(笑)
毛:其实你以前喜欢我什么呢?那个时候我挺胖的。
哥:那时我喜欢胖的女孩子。(笑)
毛:现在还喜欢吗?
哥:现在……不要这样说……只是有点不同。那是很有缘,大家同属那所已结业的电视台。
毛:不,只是转了名称而已。
哥:转了名记是易手啦。那时我看到你在做节目,与脸长长的陈欣健一起(笑)。觉我那个女孩很漂亮。
毛:漂亮吗?
哥:是,是很漂亮……那时候(笑笑)
毛:还有呢?
哥:我忙了何时遇上你。那时我们与唱歌的Pat Chan一起,你主持的是另一个节目。那个节目叫“什么什么”的。
毛:是“Bank Bank 带你去”
哥:可以说出名称吗?
毛:可以可以。
哥:我是另外一面工作的。但那时一次偶然遇见了,更与你合作过一套剧集,是张知觉拍的。那是一个爱情故事。
毛:是是是。
哥:我才发现是真的。好像报导说一样,要戏拍得好,大家要互沟一下才好看。你明白吗?
毛:但我们都没有沟便一起了拍拖了,那时你挺喜欢我的。
哥:那便是沟了。
毛:唔,我们一起多久了?
哥:我不记得了,只知道很快便向你求婚了。那才吓得你逃掉!(笑)
毛:是啊,你是故意把我吓跑的吗?(笑)
哥:不不(笑),是的,求婚是真的。那时还小,什么都不懂。
毛:幸好没有结婚,如果结了婚,生了很多小孩。我会如是每天花天酒地,你就每天监视我。(大笑)
哥:好像现时你和夫君的关系吧?(笑)。那时是很纯的,我们那时候。
毛:家人也很喜欢的。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不懂得珍惜,如果不是的话……
哥:那已改变我的一生了。
毛:分手后很久都不见了
哥:分手后我过了TVB,然后你好像结婚了。
毛:是移民了。
哥:之后便失了联络,一转眼已过了很多年。
毛:十多年了。
哥:有啊。那后时间我是唱歌……都不是,是歌影双线发展。Anyway,再见的时候你是在拍摄剧集。
毛:唔唔。
哥:不知你记得吗,我们再次碰上是在丽晶酒店的 Coffee Shop。
毛:是吗?是你演唱会之后的事吗?
哥:演唱会……不,那时我经常到丽晶酒店吃下午茶的,遇见了你,你变得害羞了,那时候……
毛:已生疏了。
哥:生疏,也有一点点尴尬。那次见面,你还说很喜欢听我的歌(笑)。可能大家不知道,我们是好赌的,再见之后,我们成了麻雀桌上的战友。
毛:应该说我们再走在一起是因为拍摄《家有喜事》。其实戏中很多对白都是我们自行创作的,包括打马吊的一场戏。
哥:也要谢谢高志森导演,让我们再走在一起。
毛:我更欣喜的是这部片子后,我们的友谊加深了。
哥:是。
毛:大家也成熟了,与以往很不同。
哥:我们彼此更关心对方。拍拖的时候很多事情都要互相迁就,连放屁也要走开。又好像见面的时候要穿得很整齐。但我们再在一起时,你到我家打马吊可以穿得很随便,坐也很随便,你试过吧!
毛:是啊。
哥:大家不知道,我们有一年的新年,当她失恋了,我又很喜欢她来我家时,我们更去了朋友的家,有次一气打了七天马吊,人家来拜年,恭喜过后又坐回继续打。到第天吃早餐后就睡,睡到下午四时起来,五时又再打了。
毛:想起这些,真是快乐的日子。我想以后都不会有这些日子了,我现在有两名女儿,怎可以连打七天马吊?
哥:是啊,现在怎可能。到第三天,你的夫君已找你回家了。
毛:是,我们打马吊是委很合拍,像一个笑话。
哥:我劝告牌章跟我们不同的人就不要跟我们一起打马吊了。包括林青霞有一次试过打了两圈便说头痛要走,因为我们的打得挺快的。还有刘嘉玲,打了不久就说不行了。
毛:还有不是人人都接受我们一边打下一边唱粤曲。
哥:这方面我们是很合拍的。
毛:有一次,我说:“阿仔,你这样打的,莫非……”。
哥:我们就唱起粤曲来,因为我们都是任白的戏迷。
毛:是啊。
哥:所以这方面是很合拍的。
毛:一唱便唱完整首曲。又有一次,别人说起妻子,我又唱起来了。
哥:是,那时又唱了一段"相认"。
毛:我记得姐姐说昏了。
哥:我们说我姐姐是林青霞。而刘嘉玲就要走开一下,呼吸一下才行(笑)。
毛:还有一个朋友Liza说:“你们不要打得那么快,我不行的”(笑)
哥:这是打马吊的一点趣事。平时我们也很知道彼此要什么的。
毛:有一些事情,我会记在心内,或许你不知道的。说到《家有喜事》后我们再见,那时我的心情很坏,你也知道吧。你常常约会我,与我谈天。我们现在处身的中国会,我今天选择在这里做访问,是有一晚,你约会我在这里吃饭,跟我谈话,然后问我喜欢这儿吗?我说喜欢呀,你就马上叫服务员来,说:“以后毛小姐在这儿吃饭,费用全过到我的户口”。这令我十分感动。另外,那时的一个圣诞派对中,可能那晚你看见我心情不好,便走来跟我说:“以后的圣诞节我们都会在一起,有什么活动也我也一定找你”,你知道吗,就是这些事情感动我。
哥:我忘记圣诞的那段话,但我记得中国会。因为你和我的感情已不同了,我们曾是情人,现在我们也是情人,但已是另一种昇华了的方式。我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了,这是一种珍贵的情宜。
毛:对,很难得,世上已不多了。
哥:但我们不是经常见面的。有时只会通电话。她称我“阿仔”。
毛:你记得吗?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是以Honey相称的,但我结婚后你就没有再这样叫我了。
哥:不敢啦,你也知道区丁平(毛的丈夫)很保守的(大笑)。有时家中朋友多于十二个便会觉得太多人,就会生气。不过话说如此,区丁平是一个很好的人,你有这样好的归宿,我也替你高兴。而且我认为一个普通的生意人是不能管得住你的,毛毛。
毛:是吗?我很辣的吗?
哥:你就是会喜欢这类型的男人,要在艺术圈中吃得开,要有成就。所以我觉得区丁平跟你是绝配。
毛:但我想他太能管束我了。
哥:我认为这是好事。
毛:是吗?
哥:其实你是一个挑剔的人。
毛:为何这样说?
哥:是啊,你是很挑剔的。
毛:人当然是希望什么都是最好,是我要求过高吗?
哥:有要求是好的,有些人是没有要求的。所以必须一个比你更挑剔的人才能管住你。
毛:比我更挑剔?
哥:是,是一种唯美的人。而且因为你是一个有艺术天份的人。
毛:是吗?
哥:你是开窍的,我们这圈人大家都需要开窍。我们再次遇见之后,你做的电视剧比以前好多了,可能是人成熟了,和你人生经历多了。
毛:是,这点很重要。你有看吗?
哥:有有。
毛:这些我都没有问你。
哥:这些不用说出口(笑)
毛:其实很少人问过你关于家庭的事。你认为自己算得上是在有爱的家庭下长大吗?
哥:我们之间的爱是……疏离的。
毛:为何这样说?
哥:不是,其实有很多人问过的。你是知道的吧。
毛:是,我知道。
哥:我们不与父母一同生活,一同长大的。所以我一生的遗憾可说是直到我父母离开人世,我跟父亲大约同任了五天的时间。
毛:一生人?
哥:是……是他的一生,还未是我的一生。而跟母亲大约住过半年左右。因为我是出生于大家庭。
毛:你有十兄弟姐妹。
哥:对,我就是十兄弟中的十弟。
毛:是十下十下那一种。
哥:大喊十。我的父亲是个有名的裁逢。他是那种大男性主义的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认为小朋友交给老人家照顾就可以。所以他跟的的妈妈都是住在工场的。由于不是同住,所以感觉上是疏离的。
毛:你是与谁同住的呢?
哥:是与外祖母同住以及六姐。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啦,包括我的歌、影迷。到后来外祖母过身时,我不过六岁,那时什么都不知道。
毛:当导演是一件不简单的工作,你仍想尝试吗?
哥:Definately(当然),这是我的目标。
毛:你希望是做一个全职导演吗?
哥:因为我觉得虽然我仍有兴趣于幕前工作,但对幕后的工作,兴趣愈来愈大了。我的MTV,有八成以上都是我自行执导的。
毛:仔,有些事你没有跟我谈过的。
哥:???有什么事情我们没有谈过呢?
毛:有的。比方说,唱歌的情及演戏的情,你是如何划分的?我认为你唱歌的时间是十分十分有感情的,你的每首情歌都令人如痴如醉,你明白吗?(笑)但演戏的情……是因为演戏的情较複杂,还是演员是处于被动的角色吗?
哥:唱歌,现时我更是有参与投资自己的唱片,又是歌曲的监制。我录音的时候有个好的伙伴,就是林夕,当他给我歌词后,我便会构想这是一张图画,或是一个故事。然后才把故事放进歌里唱出来。那些悲欢离合,我会自行构想,令自己进入歌中。
毛:每首歌都要吗?
哥:是,每首歌也有自己的一个故事。或我会想起一些人去唱,又或想像人与人的关系才去唱。那才会有感情。但电影时,作为一个演员,你不能去管理整部电影的制作,每个细节。除非你自己当了导演。所以当演员时……我也跟你说过吧。我叫要我自行创作对白,我收的是当演员的人工,就是做演员的工作,因此,我拍戏时不会加入自己的意见,你叫的怎样做,我就怎样做,就是这样。而且我正在等待一个可以把我更改的导演。
毛:那时候你要移民,心态是怎样?你觉得开心吗?
哥:起初的时间是开心的,感觉海阔天空。
毛:尢其是驾车的时候。
哥:我想那儿应该没有太多人认识我吧,但原来不是。
毛:是呀,你住的温哥华,跟香港没什么大分别。
哥:我的房子已成了旅游点。
毛:(笑)房子成了旅游点?
哥:我觉到奇怪,为何会这样呢?一天起来,那时的还抽烟的,站在阳台,有个旅行团来到,指着说:这是张国荣的房子了。
毛:(大笑)
哥:很没趣。那时恰有很多电影人想找我回来拍戏,如《霸王别姬》、《家有喜事》等,很多很多。那时候我示想食言,因为我是说过告别的。但吴宇森给我一条路,那时我又凭阿飞正传得了奖,他说:“大家都认为你是封咪不唱,你出来拍戏吧,有这么多片子可选”我说好吧,就接了《家有喜事》。其实先前是谈好了《霸王别姬》,陈凯歌很喜欢我拍这部片,因为合约上的问题,又听说尊龙很喜欢这个角色。你知道吧,我的性格是不喜欢竞争的,(毛点头)你要什么的话,你去取吧。是你就是你的了。但兜兜转转,这个角色又落在我身上,我感到十分意外。人生就是这样的一回事。
毛:你还会想移民吗?
哥:你看我搬家的次数就可知了,我由出道以前已搬过15次家了。
毛:真的有点奇怪。但阿仔,你不会对屋子有感情的吗?你是一个多情的人。
哥:我对人有感情,对屋子没有的。死物对我来说,是没有所谓的。如果有朋友说喜欢我的衣服,你拿去吧。家人说喜欢我的车子,你拿去吧。那些东西对我是没影响的,我最重视的是朋友,是爱。
毛:但你说过你喜欢英国的。到了英国,你会开心吗?那边不是有很多朋友。
哥:我有朋友在英国,而且我在那边读书,但如果长住就不能了。
毛:那即是说你不会再于另一地方长住?
哥:如果有一天,香港令我感到住在这裡不舒服,我会考虑走的,如果不是的话,我一定留在这里。因为我很喜欢香港,我觉得香港是我的根,虽然现在香港变化很大。
呀,前几天朋友生日,我到了澳门,我也很喜欢澳门,在那里,我找到了五、六十年代的香港。
毛:你不要搬到澳门啦,我过来探你会很麻烦的。
哥:我不是说我要搬到澳门,只是我也喜欢那里,我觉得它很可爱。香港也有很多独特之处。这个小小的地方,竟住了七百多万人。这里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我很喜欢香港。
毛:第三件事,要说说爱情。
哥:(笑)你不会贪心吧,你已有了那个“他”
毛:我不是贪心。我是妒忌,因为“他”,你的那个“他”,实在是太好了!(镜头影着哥哥甜笑)你觉得自己幸运吗?他是这么的好?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心里有点不是味儿,想“他是什么人?”
我在温哥华,你的后花园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已感到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就一直很喜欢他。我明白为何大家都喜欢他,但不明白,为何你喜欢他。(笑)
哥: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好,他对我很好,他是一个爱屋及乌的人,对朋友也好,对任何人也好,他都是义无反顾的。包括他身边的人,如同事,朋友。对我简直是说不出的好。
毛:所以很多人都偏向喜欢他,多于喜欢你了,你的看法如何。笑)
哥我有很多厉害的好东西,他没有的(笑)……我觉得他是很好,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定位,知道什么时间要做什么事,这是很好的。尤其是像我们艺人,生活十分忙碌,工作又紧张,是很需要一个可以长时间支持自己的人。
毛:你认定了他是你的终身(伴侣)吗?
哥:正如你是我的终身,终身的情人也好,朋友也好……有了他是令我很开心,是一种Blessing (福气),是主赐给我的(笑笑)

 

(相关视频文件下载请参阅:http://www.lesliecheung.com.cn/down/show/view-1056.html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